鍾曉陽詞兩首

臨江仙

片片梨花輕着露,舞盡春日姿勢。無情怎被多情繫,好花誰為主,常作簪花計。 人間多少閨門閉,門前落花堆砌。隔牆花影空搖曳,近來傷心事,摧得纖腰細。

(錄自方寬烈編《二十世紀香港詞鈔》,頁307,香港東西文化事業公司二0一0年九月)

南鄉子

昔作少年遊,翠廊深處認回眸。縱使相逢非故我,今後、白首書成人人咒。 幾度上層樓,腰肢倚倦扶欄手。凭欄祇思當時錯,從頭、細說平生一段愁。

(錄自鍾曉陽《細說》扉頁,三三書坊一九八三年九月)

廣告
本篇發表於 讀書雜記 並標籤為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