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啓樵《周汝昌紅樓夢考證失誤》札記

薨逝

楊啓樵畢業於香港新亞書院、新亞研究所,鑽研清史五十多年,尤嫻熟於宮廷檔案,著有《雍正帝及其密折制度研究》、《揭開雍正皇帝隱秘的面紗》等。周汝昌自一九五三年《紅樓夢新證》問世,即奠定其紅學家地位。他這本書以《新證》為名,強調的是考證。他多年後寫過篇〈考證之樂〉,其中說:「其實哪一行也從未離開它這一法寶,只不過名稱不叫『考證』而已。」又說:「不考無從證,得證皆由考。經濟須『考證』,醫學須『考證』,『聲光化電』,皆由考證而來。」楊啓樵另著有《周汝昌紅樓夢考證失誤》一書(上海書店二0一0年六月),正是以子之矛攻子之盾,逐一指出周論的粗疏與失誤,引用的史料詳實而縝密,令人嘆服。

但楊的筆下不時出現「薨逝」一詞,卻令人不無疑惑。如第33頁:「周先生應該知道康熙薨逝前,雍正未嘗參與『奪嫡』行動……」;又如第43頁:「十一月十三日丑刻帝病篤,急召胤禛於齋所。寅刻召允祉等七皇子及步軍……戌刻帝薨……」據我所知,皇帝逝世,決不能用薨,而該用崩。

稍為搜查一下,已在百度找到這樣的資料:「在中國古代等級制度很嚴的社會中,不同的階層人的死須依據其不同的身份地位嚴加區別。因此有了『崩』、『薨』、『卒』、『不祿』、『死』來表示『人死』的意思。根據《禮記曲禮下》:『天子死曰崩,諸侯曰薨,大夫曰卒,士曰不祿,庶人曰死。』」這根本已是常識了,毋須考證即知,楊先生何以如此失策?

臉書回應

杜家祁:在先秦的確有崩、薨……的分別,不過在後世,因為封建制度已經崩潰,所以就不再如此嚴格劃分,我在古書他處也見過把皇帝死為薨的,可惜現在記不起出處了。

雍正奪位

楊啓樵歸納周汝昌考證紅樓夢的失誤,大致有三點,一是所作論點根本不提出典,只說前人已考定,但前人是誰,隻字不提。二是只憑某些專家提供的片面資料,就遽下結論。例如在《紅樓夢新證》中一再提及北師大李華教授,說好些資料都由李教授提供。但李教授雖為清史專家,他的意見或掌握的資料也非絕對正確無誤,還須進一步考究才成。像他憑「李華先生見示」的手抄本《雍乾嘉三帝事記》,就斷定「雍正暴亡」,未免過於草率。那《雍乾嘉三帝事記》,每多小說家言,繪影繪聲的,實不足信。三是史料選擇不精,在著作裏往往插入「怪力亂神」的野史,譬如喇嘛僧助雍正奪位、喇嘛僧用幻術誣陷太子、康熙於御榻上以數珠怒撃雍正卻被拿來作繼統信物等,其荒誕不經,豈能用作史料。

周一貫主張雍正篡位,可是內容不一,自相矛盾,有時說雍正是四阿哥,有時又是十一阿哥。世傳雍正塗改康熙遺詔篡位,周忽而贊成此說,忽而又斥之為齊東野語,但他大多時候還是贊成的,說康熙遺詔原文是「傳位十四皇子胤禎」,被雍正改為「傳位于四皇子胤禛」。又說:「胤禛將康熙害死,將傳位秘詔『禎』字篡改為『禛』字(周注:此二字形極相近,塗改甚易),因而奪了皇位。」(見周著《曹雪芹小傳》與《文釆風流第一人──曹雪芹》)

這個論調其實膚淺得很。清朝官文書中皇子的稱謂,均寫成「皇某子」,而不是「某皇子」。故雍正寫作「皇四子」,胤禎寫作「皇十四子」,倘真如周所說,遺詔被改,那便會由「傳位皇十四子」,改「十」為「于」,而作「傳位皇于四子」,不成文。況且,詔書不用簡體,「傳於」,改成「傳于」,亦不合體制。

還有,周汝昌有所不知,可能知卻故意畧而不提,遺詔為滿漢蒙藏四種文字並列,縱然漢文勉強塗改,其他文字又怎能含糊過去?

(摘自楊啓樵《周汝昌紅樓夢考證失誤》,頁11-13、頁19-20,上海書店二0一0年六月)

廣告
本篇發表於 讀書雜記 並標籤為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