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從文喝甜酒

沈從文一九二八年應胡適之邀,到中國公學教現代文學。沈那時廿六歲,學生中有個十八歲來自蘇州的姑娘張兆和,他對她傾慕不已。張那時追求者眾,她將他們逐一編號:「青蛙一號」、「青蛙二號」,二姐允和笑說,沈從文大概只能排為「癩蛤蟆第十三號」。

沈從文不斷給張小姐寫情信,但她對他並無好感,從沒有回過一信,並向他表示自己一心向學,不需要男朋友。她覺得他古怪失禮,既惱人,又惹人生氣。可是他仍是鍥而不捨地寫信,弄得沸沸揚揚,在校內引起不少風言風語,說他追求不遂要自殺。張兆和情急之下,拿着他的情書去找校長胡適理論。胡校長對她說:他非常頑固地愛你。她馬上回敬:我很頑固地不愛他。胡校長説:我也是安徽人,我跟你爸爸説説,做個媒。她連忙説:不要去講,這個老師好像不應該這樣。

胡適畢竟給沈從文寫了信,勸他知難而退:「這個女子不能了解你,更不能了解你的愛,你錯用情了……」然而他不為所動。一九三0年,他離開上海,到青島大學任教,他的情書也就由上海寫到青島。

張兆和在一九三二年夏天畢業,回到蘇州。有一天,沈從文帶着巴金建議他買的禮物──一大包西方文學名著,摸到張家。看門的說三小姐不在家,找了二小姐出來招呼他。允和告訴他,三妹恰好到圖書館去了,請他進屋裏坐一坐。他卻遲疑起來,自言自語:「我走吧。」允和請他留下住處。他說了旅館的名稱,便「轉過身,低着頭,沿着牆,在半條有太陽的街上走着,灰色長衫的影子在牆上移動」,漸行漸遠。

兆和回來後,允和着他去回訪老師。兆和起初不願意,說是旅館不去,後禁不住允和催逼,只好去了,還將允和教她的話一字不漏對沈說了:「我家有好多個小弟弟,很好玩,請到我家去。」沈從文真的隨着她回去。她讓五個弟弟輪流陪他。他跟孩子們講故事,大家聽得入迷,最小的五弟直到被人叫去睡覺,才肯離去。

一九三三年初春,允和兆和仍留在蘇州,沈從文已回到青島。兆和給允和看沈給她的信,信中委婉地托允和向父母提親,並且說,如果爸爸媽媽同意,請三妹早日打電報通知他,讓他「鄉下人喝杯甜酒吧」。允和跟父母一說就成。兩姊妹連忙打電報給沈從文。那時打電報講究用文言,要字少、意達、省錢。允和便在電報說:「青島山東大學沈從文允」。她對此頗為得意,一個「允」字當兩用,既署了名,也表示「允」了婚事。這就是她著名的半個字電報。兆和看了,卻不大放心,又發了一個電報,說:「鄉下人喝杯甜酒吧兆」。但報務員看了,以為是密碼,不收。兆和幾番解釋,說這是喜事電報,報務員才勉強收下。她的電報裏居然有一個「吧」字,這在當時很是別開生面。允和說,這倒真是「蜜」電了。

參考:
1. 張允和〈半個字的電報〉,收錄於張建安編、周有光張允和合著《今日花開又一年》,中國文史出版社二0一一年九月
2. 〈沈從文與張兆和的似水姻緣〉
3. 嵐楓《西南聯大的愛情往事》,遼寧教育出版社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讀書雜記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