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文字的另類玩法 造字讓詩文chok出生命力

設計×文字的另類玩法 造字讓詩文chok出生命力
賈雅緻

年輕設計師常讓我和地球先生頭痛──他們的作品是很不錯的,就差忘記問一個問題:為什麼要設計?

當他們的想法仍然停留因為帥或者好玩所以設計,地球先生便不得不付出資源。比方說,做一件新衣服是很有趣的,遞出印上「時裝設計師」銜頭的名片也很能讓人自我滿足。可新衣服真的不做不行嗎?當地球先生為你獻上布料、針線,它又得到什麼回報呢?

於是,看《造字》這樣一本厚墩墩像中學課本似的書,我們也可以這樣問:值得嗎?

我有一些朋友是「文字主義派」。他們認為寫作和閱讀,最重要是文字帶出的意義,所以無論字是寫在紙上,打在電腦熒幕上,或者畫在iPad上,對他們而言一點意義也沒有。所以嘛,本來八頁紙就能裝住的十二首詩,要做一本《造字》去表達,是無聊的。

當「明月光」變成AB B FMU?

結果西西十三年前一首《牀前明月光——倉頡輸入法》否定了這種想法。當牀前明月光變成了ID TBLN AB B FMU,連李白酒醒也不禁一驚。他的驚,就好像父親某日見到親生孩子忽然變成機械人,失去血肉,心想:這到底是誰?

其實文字能夠表達的事情很有限。大家與戀人相處時,或多或少也曾經有過「感動到不知如何表達」的時刻吧?所以我們才要寫情詩。詩句能說的,正是單靠文字無法表達的感覺。所以「牀前明月光」不只是牀頭有個月光在照,它要表達的是很想念很想念故鄉的心情,而這種心情是無論反覆說幾多次「很想念」都不夠傳達的。

既然詩句要說的是超越文字的事,那麼字體,以及它到底是一本書還是一部iPad,就變得很重要了,因為它們都能左右讀者的感覺。用毛筆秀麗地寫成的「牀前明月光」,和新細明體的「牀前明月光」,給人的印象也有很大分別吧?所以剛仙遊的Steve Jobs才說,印刷字體在美學、歷史與藝術上的精湛之處,是科學無法精確捕捉的。可惜Steve Jobs不是中國人,不然中國象形文字的吸引力,比起排字母的英文,一定會讓他更加震撼。中國詩就是有這個好處,每個字本身就是一幅圖畫,所以當這些圖畫又拼湊成一幅更大的圖畫(也就是詩)時,它會更容易表達文字以外的感覺。有這樣的優點,我們應該為自己是中文使用者感到幸福才是。

拒絕盲目設計 回歸簡樸

《造字》這本書的誕生,意義就在發揮這種得天獨厚的優點。設計師王粵飛、曾國立演繹鍾偉民的《乘車》,就把中國字的象形特點發揮得淋漓盡致。好像「光」字,在我看來竟似吊在半空的UFO把光束照向地下,感覺比「光」更光了。我也喜歡他的「向」字,好像是一條深不見底的隧道,把讀者吸「向」裏頭一樣。

有些作品,字體做得很複雜,令讀者不得不歪頭細思忖:到底這是什麼字呢?不過其實看不明白也沒關係。字句或者字面意義的模糊,本來就是詩的特質。畢學峰、鄧海桂設計馬朗的《北角之夜》,就有這樣的情況。對了,這本書其實可以分別用遠距離、中距離、近距離、正面、倒轉(特別是《水井》)反覆看許多遍的,物有所值(笑)。遠看《北角之夜》時,會有評論者陳麗娟所言那種「都市燈光散射出」的感覺,字體也看得清。近看則矇矓得多,「都市燈光」也變成了毛冷衣服的紋理,非常有趣。我個人是非常喜歡這件作品的。

不過要是讓我主觀又武斷地頒大獎,我想我還是會頒給陸國賢演繹廖偉棠的《皇后碼頭歌謠》。

這樣選大概很多人會感到很奇怪吧,因為這作品畫面簡單,評論者江康泉又說這些字體是陸國賢本身已有的。但我還是很喜歡──因為它能回答這篇文章開初的問題:為什麼要設計?現代社會讓我們擔心的,其實不是設計太少,而是太多。這件作品拒絕盲目設計,打破「創新就是好」的想法,回歸簡樸,正好與詩的主題「皇后碼頭事件」遙相呼應,單是概念已值得欣賞。另外,我也非常喜歡設計師把「那夜」和「嗚嗚,」分拆開來,讓這兩個字詞變成兩段信箋的上款,好像二人對話似的。

勾尋原作出處 心力堪讚

又一山人的時鐘字也讓我很有共鳴,那種把時鐘拆卸得體無完膚然後拿部件拼圖案的孩子氣想法,很適合我個人(笑)。淺葉克己老師的創作,我是一向很喜歡的,可這次書中的《防空演習印象》則怎樣在心靈上也連結不上。江康泉說這件作品在製作過程中曾把詩從中譯英,再從英譯日。或許正因如此,原詩的魔力似乎沒能傳遞到譯作,「金屬風」三個字的含義,肯定遠比日語版的「熱風」深沉得多噢。其實譯作如果做得好,也可以和原作磨擦出新鮮火花的,不過這是另一個話題,暫時不在這裏說了。

最後還想讚一下《造字》編輯與設計師。他們為每個作品安排的版面依次為標題-作品-評論-設計師簡介-造字筆劃-詩文-原作出處-詩人簡介。在「原作出處」,他們真的辛辛苦苦找來詩作公開時的原本,再影印貼在書上。這是在尋求詩文嶄新解讀方法的同時,不忘對舊傳統的尊重。我想起一個老爵士樂手曾對我訴苦水說,現在的年輕音樂家只顧創新,都不願意聽Miles Davis了。忽略傳統的新潮,就好像浮在半空的雲一樣,漂亮,但一吹就散。

我也喜歡書的封面──只用浮水印刻畫書名的純白書皮,設計師是想吸引讀者用鉛筆掃掃掃,親身參與「造字」過程嗎?(笑)

(信報二0一一年十一月十九日)
(圖片由黃嘉榮&Rogerger攝影)


•《造字》收錄十二位亞太區名師的字體設計作品,更邀得本地殿堂級設計師靳埭强親撰總論,由陳麗娟、何倩彤、江康泉、盧勁馳、鄧正健等學者及藝術工作者就作品加以專業評析。


•劉小康的設計×戴天《一匹奔跑的斑馬》。


•《中國學生周報》的原件影印本(1969年6月6日第188期)。


•目錄設計甚為破格,值得一讚。


•淺葉克己的設計×易樁年《防空演習印象》。


•編輯設計甚具心思,看這頁摺疊的《南華日報》,展開就是其文藝副刊「勁草」版的原件影印本(1934年11月23日)。

(另見臉書的介紹)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作家香港.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