札記兩則

梁漱溟詩

文革時流行一首評郭沫若的詩:「淡抹濃妝務入時,兩朝恩遇鬢垂絲。曾經招對趨前席,又見謳歌和口詞。好古既能剽甲骨,厚今何苦注毛詩。民間疾苦分明在,辜負掌中筆一枝。」末句又作「辜負先生筆一枝」。此詩傳為梁漱溟作。但據一九九六年出版的《梁漱溟書信集》,梁氏曾說:「一九三五年贈陳仲瑜詩,是我一生中唯一的詩詞之作,前此未之有,後此亦未之有。」另外,編者梁培寬(即梁氏之子)在一封信的注釋中也說,友人在來書中給梁氏抄寄了一首七律,「該詩有『淡抹濃妝務入時』、『辜負掌中筆一枝』等句,詭稱為『梁漱溟作』」,梁先生在這首七律旁寫了句話:「我一生至今天,從來不會作詩詞韻語,此詩當然不是我作的。」

參考:
1. 民國文林《細說民國大文人──那些思想大師們》,頁244,現代出版社二0一0年六月)
2. 黃波〈梁漱溟不作舊體詩〉

郭注毛詩

周國平是郭沫若之子郭世英的大學同學。他在《歲月與性情》一書中回憶,有一天,他到郭家,閒聊中有意問郭沬若,有人把毛主席的兩句詩「莫道君行早,更有早行人」,注解為「表達了毛主席對資本主義雖然發展得早、但必將被社會主義超過的堅定信心」,問郭認為如何?郭不假思索地回答:「這也太牽強了吧?」周於是抖開包袱:「這正是您老寫的注解呀!」郭一楞,隨即哈哈大笑起來。

參考:
謝軼羣〈李廣田真樂觀,郭沫若假諂媚?〉
〈《歲月與性情》惹紛爭 周國平是否真性情?〉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讀書雜記.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