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筆何如結字難

啓功雖然自小學書法,但字寫得並不很好。他聽老人講過一個笑話,說某人訪友,進門看見一人正跪着求他的朋友,朋友手上則拿着一把摺扇。某人批評其友:「人家跪着求你你還不寫,架子太大了罷。」豈料跪着的人說:「非也,我不是求他寫,而是求他別寫,把好好的扇面糟蹋了。」啓功說,那正是他的寫照。後來他到輔仁大學教國文,校長陳垣對他說:「學生的字比你的字好,怎樣給學生批改作業?」他也愛畫畫,一次,表舅請他畫畫,卻囑咐他畫好後不必題款,表舅另找人來題。他大受刺激,從此發奮寫字,結果成了書法大家,被譽為當代書聖。

他遍閱歷代碑帖,發覺結字比用筆更重要,所謂神似、形似之別,首先在於字的結構,結構精神,就是神似,其次,才是用筆的肥瘦方圓。他於是修正了趙孟頫「書法以用筆為先」的理論,認為「書法以結字為先」。他在《論書絕句百首》說:「用筆何如結字難,縱橫聚散最相關。一從證得黃金律,頓覺全牛骨隙寬。」

(摘自鮑文清《啓功雜憶》,頁70-81,中國友誼出版公司二0一一年七月)

廣告
本篇發表於 讀書雜記 並標籤為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