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玲玲

鍾玲玲有本小說《玫瑰念珠》頗受注目,董啓章曾撰文評介,劉美兒也說它在自己心中的地位,可媲美夏宇的《備忘錄》。此書一九九七年由三人出版社出版。這出版社還出版過鍾曉陽的詩集《槁木死灰集》,董啓章那篇評介後來收錄於《同代人》一書中,也由該社九八年出版。此外它尚出版過張灼祥、蓬草等人的作品。

《玫瑰念珠》的開本跟《槁木死灰集》一樣,都是方形本,書皮都用粗糙紙皮造成,但《玫》的封面更為簡樸,除了中央標了書名和作者,就別無其他,書脊上也是空白一片,因此董啓章說:「正如它那素淺得不能再素淺的封面所暗示的自我消隱,它在九七年還未過去已經給早已喪失閱讀能耐和洞察力的讀者所遺忘。」說遺忘也許言重了,至少劉美兒是念念不忘。

鍾玲玲雖然詩、散文、小說俱佳,也在周刊寫了很久的專欄,但出版的著作不算多。《玫》可能是她最後一本書,第一本是一九七九年的詩文集《我的燦爛》,屬素葉文學叢書第二種。十八年來才出了六本書(據科華圖書的網頁《香港作家與作品》,說她的著作「近二十多種」,恐怕沒有這麼多)。

她的第一本小說集是《愛人》,明窗出版的,我手頭的是一九八七年再版(奇怪網上談到它的都只提這再版,沒有人見過初版,想來這就是初版,是當初「手民之誤」印錯了)。它也像《玫》,寫得甚為瑣碎,不過人物的心理刻劃非常細膩動人,當年曾有前輩對它大搖其頭,我卻讀得津津有味,覺得堪與《半生緣》併肩,結構也完整,所以多年來幾番搬遷,它歷劫仍存。有一回跟一位藏書家朋友提起,原來他也不知道此書,別人知道的興許更少了,便乘機拿出來曬一下。

相關閱讀:

智海《愛人》摘抄
艾曉明〈鍾玲玲愛人〉

廣告
本篇發表於 作家香港 並標籤為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