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亨小傳》與《了不起的蓋茨比》


費茲傑羅的“The Great Gatsby”自一九二五年問世以來,有過不少中譯本,最著名的自是喬志高的。喬譯一九七一年三月年由今日世界社出版,書前有林以亮的導讀,一九九四年又由台灣桂冠重版。當初我看的便是桂冠版,這個可說是「錯體」,封面印着喬志高譯、林以亮譯,一不小心還以為是兩人合譯的,再版時仍未改正過來。喬譯之前,中譯本有不同名稱,如《永恆之戀》(黃淑慎)、《大哉!蓋世比》(王潤華、淡瑩)等,喬譯作《大亨小傳》,也就取代了其他名稱。二0一二年,台灣新經典出了個新譯本,譯者徐之野,書名仍作《大亨小傳》,算是同一個系統的。

大陸則直至一九八三年才有中譯。譯者巫寧坤起初就讀於西南聯大,後來機緣巧合到了美國留學,五十年代應老朋友趙蘿蕤、蕭珊等之邀,回到燕京大學任教。當然他不久就受到衝擊,他從美國帶回來幾百本英文書刊,在檢討會上被學生揭發,質問他用“The Great Gatsby”這種下流壞書,腐蝕中國新青年,居心何在,讓他倒抽一口涼氣。歷劫之後,他重返北京任教,忽地接到《世界文學》月刊來信,要他盡快將“The Great Gatsby”譯成中文。想當年他因此書背黑鍋,不料三十年後卻要他來翻譯它,真是啼笑皆非。他的譯本由上海譯文社出版,書名譯作《了不起的蓋茨比》(那書名原來只叫《菲茨傑拉德小說選》,包含了幾篇小說,以《了不起的蓋茨比》打頭陣,後來才改名為《了不起的蓋茨比──菲茨傑拉德小說選》),這也是大陸通用的名稱,可說是喬譯之外的另一個系統。二00二年,巫寧坤將此書修訂,由鄭樹森推介給台灣一方公司在次年出版。

巫寧坤一九九一年定居美國,九三年用英文寫成回憶錄“A Single Tear”(後自譯成《一滴淚》二00二年七月由台灣遠景出版),當中也說了翻譯“The Great Gatsby”的經過。有讀者寫信給他,說曾與費茲傑羅比鄰而居。一天,她在看一本小說,費茲傑羅經過,問她這書有甚麼好看。她說那是朋友給我推薦的,我也覺得不錯;又問他,那你會推薦甚麼?他說:「哦,最優秀的作家費茲傑羅的任何東西。」巫寧坤說如聞其聲。

過了兩年,他路過馬里蘭州洛克維爾市一座天主教堂,教堂裏有個墓園,他正在園裏徘徊,猛不提防一個高大身影冒了出來,不由分說向他指着旁邊一個墓碑說:「最優秀的美國作家。」他低頭一看,竟然就是費茲傑羅的墓,碑上正刻着“The Great Gatsby”的最後一行:"So we beat on, boats against the current, borne back ceaselessly into the past."這一句喬譯作:「於是我們繼續往前掙扎,像逆流中的扁舟,被浪頭不斷地向後推。」徐之野的新譯:「為此,我們繼續前行,像逆流而行的船隻,不斷地被浪潮推回到過去。」巫的舊譯:「於是,我們奮力向前划,逆流向上的小舟,不停地倒退,進入過去。」新譯:「於是我們繼續向前,逆水行舟,被不斷地向後推,被推入過去。」

其後他跟妻子說起這段奇緣,妻笑說:「這大概是陰魂不散吧,你又有一次『幽會』了。」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讀書雜記.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 則回應給 《大亨小傳》與《了不起的蓋茨比》

  1. 遠堂 說:

    就《大亨小傳》的結語名句,我較喜歡徐之野的翻譯,如果在「繼續」後加上「奮力」,則更傳神。
    2012年臺灣遠流出版《大亨小傳》新譯,譯者汪芃。汪將此句譯作:「我們便這樣揚着船帆迂迴前進,逆水行舟,而浪潮奔流不歇,又不停將我們推向過去。」句子頗華麗,亦畧嫌堆砌。
    癸巳端午。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