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書小札

《沿海岸線徵友》,散文,鯨向海著,台灣木馬文化二00五年五月初版。

我買的時候知道是簽名本,收到後卻發覺是簽贈本,有詩人的兩行題詞:「新生的快樂與逝去的痛楚 都該是神賜給我們打造方舟的歌斐木」。書內有不少閱讀痕跡,如劃線、批文等,想來都是這位受贈者留下的。

《野蠻之秋》,新詩,廖偉棠著,北京金城出版社二0一二年一月初版。

這間出版社的小精裝很不錯,不久前買到本《藏書票之愛》,著者子安,莫知是誰,但寫來頗有趣味。今又見到一本《野蠻夜歌》,係香港詩人廖偉棠精選集,自是不能放過。

《生病了》,新詩,雨希著,香港麥穗二00五年七月初版。

作者簽贈「德」。

《安卓珍尼》,小說,董啓章著,台灣聯合文學二0一0年四月二版初刷。

作者簽名本,偶得自旺角中華書局。

《文學的傳統與現代》,文學研究,黃繼持著,香港華漢文化一九八八年七月初版。

此書我曾經有過,後來丟了,今天終於又買回來,書品尚算不錯。買了這本,黃教授的書我就只欠三聯版《寄生草》矣。

《文史隨筆》,雜文,徐益壽著,香港大光出版社一九六六年十二月初版。

看見神州上架了此書,乃一九七二年四月二版。古九了一下,發覺葉靈鳳當年提過,頗有佳評,同時發覺神州還有六六年的初版未售,遂一併買回來。初版原售港幣二十,六年後再版仍售二十,可見當時物價穩定。初版神州一年前上架,售人仔三十,今再版售四十五,便知今未必勝昔也。

附錄:

讀徐益壽的《文史隨筆》
葉靈鳳

許久不曾有時間看筆記一類的書了。偶然回來早一點,想起案頭有徐益壽先生新出版的《文史隨筆》,便取來在燈下讀了起來。

他這部隨筆的取材,多數得自於前人筆記小說詩話這類的著作中,經過他的勾稽和整理,披沙揀金,許多小故實的出處,以及一些一向被人忽畧了的記載,都可以使對這方面有興趣的讀者毫不費力地讀到了。

而作者在掘發歸納這類題材時,是要翻閱過不少書,花過不少精力時間的,讀者可說坐享其成了。

以前讀前人的這類筆記作品時,也曾隨手將自己認為有用有趣的題材,隨手摘錄下來。文句較多的就記其大要,或者記下書名卷次。不過當時所注重的,都是偏重於某些偏僻的問題。興趣沒有《文史隨筆》作者的這麼廣泛,而且此道不彈久矣。現在讀着他出版的這冊新著,見他用功之勤,收穫之富,使我不禁又有臨淵羡魚之感了。

我國的筆記文學,內容豐富,可說是百科知識的一個大寶庫。只是種類繁多,要盡讀是不可能的。筆記一向是被人當作「閒書」的,以每天正經工作的餘暇去讀,一年讀一百種,要讀滿一千種也得十年,但是我國的筆記文學可讀的何止千種。因此我一直希望能有人將這一座知識大寶庫加以整理分類,編出提要和索引,使得喜歡讀這類作品的人,不致有茫然不知從何入手之感。

《文史隨筆》裏有一篇《筆記文學》,作者曾將我國這一類著作內容的廣泛複雜特點,作了扼要的介紹,並且推薦其中包羅萬象的零星資料的可貴。可是同樣也感到要汲取這樣的材料實在不容易。他也這麼說:這是因為凡屬筆記都會牽涉各種學問,不專主一題,所以搜集資料常有大海撈針之苦。但這種困難,將來經過古籍的徹底整理,總是有法子克服的。

我一樣鼓勵別人多讀我國的筆記文學。因為不論為了汲取知識、學習語文,甚至消遣,都是不會令人失望,而且日久一定會見功的。我們試以徐益壽先生的這部《文史隨筆》為例,這五六十篇隨筆,從語文詩詞,一直談到「木牛流馬」、「封禁山」、「燒餅油條」,引經據典,提供了許多小知識,都是勤讀前人筆記作品的收穫。這就是一個好證據。

(原刊香港《新晚報》一九六七年三月十日;轉貼自《讀書誌》網站二0一0年一月十二日)

Advertisements
本篇發表於 購書瑣記。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2 則回應給 得書小札

  1. 錢恪 說道:

    請問《安卓珍尼》簽名本於何時購得?當時存貨多嗎?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