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孤獨


馬蓋斯的作品我最初讀的是〈大翼老人〉,吳煦斌譯的,刊於七十年代末或八十年代初的《大拇指》,然後《大拇指》又搞了個馬蓋斯專輯,然後我找到一九七二年出版的《四季》,看見當中也有個馬蓋斯專輯。說起來,香港是華文地區最早介紹馬蓋斯的。台灣方面則譯作馬奎斯,首先出現的該就是《一百年的孤寂》。我讀的是遠景版,印象中譯筆不太好,斷斷續續啃了個多月,只感到那個地方終日下雨,下到人都發霉了。那書的封面是深杏色的、有個馬奎斯的正面大頭像。不久買到大陸譯本,我便將那書丟掉。以後那遠景版還不時遇到,但模樣都不同了,封面的頭像縮小了,底色也換了,最奇怪的,我一直以為譯者是黃文範,卻變成是宋碧雲。後來有藏書家朋友告訴我,那譯者實實在在是宋碧雲。我又再追尋一下,終於在網上看到我當初讀的那個版本,除了書的封面,其他的我都記錯了,記憶果然是不可靠的。

大陸叫老馬做「馬爾克斯」,先是上海譯文在一九八二年出版了《加西亞‧馬爾克斯中短篇小說集》(趙德明、劉瑛等譯),一九八四年又出版了《百年孤獨》(黃國炎、沈國正、陳泉譯),跟着才是雲南人民在九十年代推出的那套「拉丁美洲文學叢書」,當中自然包括了老馬的著作。我買到的是《一個遇難者的故事》(王銀福譯,一九九一年)、《百年孤獨》(吳健恆譯,一九九三年)和《兩百年的孤獨──加西亞‧馬爾蓋斯談創作》(朱景冬譯,一九九七年)。此外,北京三聯由范用主持出版了一套「文化生活譯叢」,收入了老馬的《番石榴飄香》(林一安譯,一九八七年),也是本談創作的書。

馬蓋斯是海明威的粉絲,他曾自述有一回到巴黎,在街上看見海明威。他情不自禁,隔着街衝着海明威就喊:「大師。」《老人與海》是海明威的代表作,馬蓋斯也有個中篇寫一個海員在海上漂流十天的故事,情節有點似《老人與海》,不知是否向海明威致敬之作。不過,兩篇的主旨不同,馬的那篇是抨擊獨裁者的,便叫〈一個遇難者的故事〉,收錄於上述雲南人民同名的書,好像是唯一的中譯本。

兩本大陸版《百年孤獨》,我較喜歡上譯的,一來先入為主,二來封面較漂亮(可惜不知設計者是誰)。拉美文學譯介過來時,恰逢先鋒派崛起,先鋒小說家們初期的作品幾乎都受拉美文學的影響。像余華的《許三觀賣血記》、莫言的《天堂蒜苔之歌》等等,就都很魔幻。李銳的《舊址》,開頭便襲用了《百年孤獨》:「事後才有人想起來,1951年公曆10月24日,舊曆九月廿四日那天恰好是『霜降』。」

《百年孤獨》其後還有不少譯本,上譯也出過精裝本,我都不怎麼喜歡,只覺裝潢惡俗。二0一一年南海出版公司出版了個新譯本,是首次獲得作者授權的中文版,只出精裝,封面亦算可喜,由范曄翻譯,譯筆流暢。這本因為是作者授權的,意義非凡,我於是買了回來。比較一下各種版本的開頭,倒饒有趣味:

宋碧雲:「多年後,奧瑞里亞諾‧布恩廸亞上校面對槍斃行刑隊,將會想起父親帶他去找冰塊的那個遙遠的下午。」

黃國炎、沈國正、陳泉:「許多年以後,面對行刑隊,奧雷良諾‧布恩地亞上校將會回想起,他父親帶他去見識冰塊的那個遙遠的下午。」

吳健恆:「許多年以後,奧雷良諾‧布恩廸亞上校面對着行刑隊時,準會記起他爹帶他去看冰塊的那個多年前的下午來。」

范曄:「多年以後,面對行刑隊,奧雷亞諾‧布恩廸亞上校將會回想起父親帶他去見識冰塊的那個遙遠的下午。」

單從這一句來看,范曄是後來居上;宋碧雲,咦,原來也很不錯的。

(上圖遠景初版來自老頑童二手書店

廣告
本篇發表於 讀書雜記。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2 Responses to 百年孤獨

  1. 李紹端 說道:

    台灣志文出版社新潮文庫楊耐冬譯:「許多年後,當邦迪亞上校面對行刑槍隊時,他便會想起他父親帶他去找冰塊的那個遙遠的下午。」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