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書小札

陳之藩散文集,香港牛津大學出版社二00三至二00八年初版。

驚聞陳之藩先生逝世,難過不已,世上從此再無這麼好的散文家矣。有書友遠堂在《書之驛站》留言云:

「科學家的頭腦,文學家的情懷,一代散文大師遽歸道山,能不唏噓。

書架上有四冊陳之藩的著作,書名都剛巧四字,腦際即現出兩句無對仗、欠平仄的『疑似』聯句:

思與花開,桃李都在春風裏,
劍河倒影,一星如月看多時。

除了教授的學生,他的讀者亦可算是桃李吧。大師的散文耐讀,可一看再看,就如黃仲則的《癸巳除夕偶成》末句。藉此對大師深切悼念。」

忽地記起,牛津出過九冊先生的散文集,有舊著亦有新作,當時以為慢慢買不遲。連忙四出搜購,記得美孚紫羅蘭放着不少,去到時卻發覺所餘無幾,結果只撿得一冊《蔚藍的天》,幸好在佐敦商務又發現數冊,轉到中華,只剩一本《大學時代給胡適的信》,惜我欠的是《時空之海》,問那店員,他不假思索回答說:「哦,已跟牛津補貨了。」抬頭看見牆上已貼出牛津的海報,上面寫了童元方的一句話:「我們都是看你的文章長大的。」一星期後,中華果然補了大批貨,我才算將整套買齊了。

《香港老照片》,丘世文、文潔華、陶傑、劉天賜著,香港天地圖書一九九九年初版。

這書的重要性,一來是這系列文集的首本,二來是收錄了丘世文的文章。全書215頁,丘文佔了73頁,可說是力作。他寫此文時已重病在身,書出版時人已不在了,此文竟成了絕響。這書我有過再版,卻不知去向,今在拍網復見,且是初版,便又買了回來。

《你拉狗屎》,小說集,馬建著,香港青文書屋一九八七年四月初版。

馬建是先鋒派作家,曾在中國流浪了三年,回來後寫了篇反映西藏風俗的小說〈亮出你的舌苔或空空蕩蕩〉,經高行健推介到劉心武主編的《人民文學》發表,卻惹起軒然大波,被指污衊了西藏人,立遭查禁,結果劉心武連主編之職也丟了。馬建一九八六年來了香港,待了十多年,一九九七年才移居德國,後來到了英國。他在香港出過好幾本書,我也買過一些,但都棄掉了。直至年前讀了他反映六四的長篇《肉之土》,大為震憾,除了將此書前前後後的中英文版搜回來,還着力搜尋他八九十年代的舊著。最近又淘到兩本,我都曾經有過。一本是小說集《你拉狗屎》(青文書屋一九八七年四月),另一本是遊記《馬建之路》(明報一九八七年五月),大概是他在香港出版最早的兩本書。前者更該是他出版的第一本書,正正收錄了〈亮出你的舌苔或空空蕩蕩〉。這書比我當初那本還多了作者的簽名,署的日期是87.4.16日,想來是當年的促銷本,不料多年後又流到我手上,難得也。

《小風景》,散文集,董橋著,香港牛津大學出版社二00三年初版。

在中華買了本董橋的《小風景》,裝幀跟二00三年相仿,只是開本較小,翻開版權頁,寫明是二00三年初版,喜不自勝,莫非當年就出了兩種版本,大家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不過,跟所藏的0三年舊本對照一下,頗不對勁,首先,我那本已起了黃斑,新買的這本卻光潔如新,沒有歲月的痕跡。再看看ISBN,竟跟0八年版而非跟0三年版的相同。上網搜索一番,可惜不得要領。後來獲書友爆料,這原來是今年的第四刷,分辨之法在版權頁This Impression下的一組數字,如「1 3 5 7 9 10 8 6 4 2」即初版,當刮去1,「3 5 7 9 10 8 6 4 2」,即再版,如此類推。0三年初版正是「1 3 5 7 9 10 8 6 4 2」,新版則是「5 7 9 10 8 6 4」。據說這原是英式做法,唉,幹嗎搞到這麼神秘啊?

其他資料:

《小風景》大開本舊版不時會在孔網出現,最新拍價已到兩千多人仔。

《小風景》小開本新版不久前拍賣,大家以為是舊版,搶到千多人仔。

《無計花間住》,揚之水著,上海人民出版社二0一一年十二月初版。

揚之水近來出的書不少,還有簽名、毛邊本甚麼的,真有點氾濫,只好選擇性地買。我較有興趣的是《讀書十年》和《無計花間住》,後者乃自選集,分三輯,主要收錄了《脂麻通鑒》、《奢華之色》和《采藍集》的文章。《采藍集》是自印的讀詞筆記,謠傳只印了三百本,但揚之水說是「內部印行百餘本」,讀者難得一見。這書我是有的,但一直不捨得亂翻,今回出了這自選集正好,先前買了毛邊的,今天又買了普通裝。

隨手翻翻,讀到這一段:

「詞在唐五代和北宋,多是遣興的游戲筆墨。南宋以後,才逐漸將游戲做得認真起來。蘇、辛之開派,何嘗是有意為之,不過逞心而吟,逞性而歌,全是性情語。蘇、辛詞體現的是個性風格,而不是詞的風格,故追摹者鮮能出其右。王鵬運說:『蘇文忠之情雅,敻乎軼塵絕跡,令人無以步趨。蓋霄壤相懸,寧止才華而已。其性情、其學問、其襟袍,舉非恆流所能夢見。』這裏所說的也都是形成蘇辛詞個性化風格的因素。清人好復古,且不但復古,更將『古已有之』者都作成學問,詞也因此變得鄭重其事起來,卻反而有點找不到位置的感覺。若把它尊入『大道』,一個個『水盼蘭情』的風塵女子卻又如何入得儒家倫理道德的框架。只好拈出一個『寄托』來,概括一切。於是游戲變為正經,戀情變成宦情,那本來已屬畸形,卻究竟還有着純真特質的桑間濮上之情,也便就此消解了。」

如此文字,真真令人撃節不已,也是「無以步趨」的。

Advertisements
本篇發表於 購書瑣記。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14 則回應給 得書小札

  1. fran 說道:

    陳之藩的OUP散文,我尚欠劍河倒影及散步兩本,不知市面上有沒有呢?

  2. fran 說道:

    自去年書展後我已開始儲這套散文集,今天在商務買了劍河倒影。店員告訴我,陳教授去世之後,出版社派員洽談是否要補貨,當時的資料顯示散步已經缺貨了。之後我打電話問中華,他們也沒有。

    • 馬吉 說道:

      怎麼《散步》這麼難找?我最初買牛津陳教授的書就是《散步》和《大學時代給胡適的信》。後來有朋友說找不到《散步》,我便將所存的先送給他,以為很容易就買回來。誰知跑了好幾間書店,都不得要領,幸而最後在美孚的紫羅蘭找到,但那是陳教授去世前的事。最近中華補了大批貨,好像看見有《散步》的。待我再去看看,或到別的書店找找,有消息再在這裏發布。

  3. 馬吉 說道:

    找了好幾間書店都不見《散步》,看來真的賣完了,也許要留意一下二手書店/拍網了。

  4. fran 說道:

    香港有沒有二手書網呢?

  5. Kurt Lau 說道:

    我差散步和一星如月找不到,那裡可以買到?

  6. Kurt Lau 說道:

    我打過么牛津出版社,佢地話未有再版日期……

  7. fran 說道:

    我最近在北角購得此書,可惜已是該店最後一本。相信此書插在架上多年無人問津,書脊突出來的部份已經變色。

  8. majian 說道:

    我也多年没见过这本书了。封面是我的学生,溺水死了,我画了这画纪念她。马建

  9. 通告: 書友回應 | 書之驛站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