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笛

馬吉按:以下文字轉貼自香港詩人路雅的臉書,書影則換了我存的這本,因為恰好是簽名本。辛笛也是我心儀的詩人。

小思一九三九年出生,畢業新亞書院中文系,80年代獲香港大學中文系哲學碩士。多年埋首研究和整理香港文學及文化史料,並編成目錄,最終把這些珍貴的文學史料送贈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成立香港文學研究中心,並建立香港文學網上資料庫,現在已成為研究香港文學文化的重要地方。

零三年沙士後,我與香港十九個畫家撹了個詩畫展「活」,忽然有一天太古廣場給了我一個電話,說有位女士留了個電話叫我覆她……電話通了後她說:「想不到鬧巿中可以這樣讀詩……」幾天後許定銘、小思和風雨文社的柯振中跑上來公司聚了半天舊。那是我第一次見小思,她的溫文態度仍深留腦海。

〈詩會歸來〉小思

星期天的下午,暫且推開如山的工作,去參加詩人王辛笛的詩朗誦會。

看現代詩並不多,愛看就是愛看,也不懂得許多詩理,最早看的是徐志摩,第二就是王辛笛,那已經是六十年代中了。坊間沒有他的詩集,蓬草不知從哪裡弄來一本《手掌集》手抄本,我們就一首一首的念,也抄給學生念。但其中有一句,卻想來想去,想不出什麼意思。那是「挽歌「中的: 「前程是『戀水』」。什麼是「戀水」呢? 有一天,我們正在說這問題,念外國文學的吳靄儀剛巧也在,她看了看說: 「該是抄錯了罷?是不是『忘水』或是『忘川』?」她這樣一說,再仔細推想一下,真該是「忘水」, 那就通了。可是,沒有原本可以稽查,只好存疑了。直到好多年後,看到了原本,果然是「忘水」, 疑團才解開。這是我們讀王辛笛的詩的一段小插曲。

詩人在詩朗誦會裹也說了幾段插曲,包括女讀者為免破壞心中詩人形象,拒絕與詩人見面的故事,也包括座中有人曾用詩人的作品,打動了一個漂亮女孩子的心,終於結成美眷的故事,我們聽得很開心。當然,還有詩人用沙啞的聲音詮釋自己少年時代,我們熟悉的詩,想像詩人怎樣擷取的意象,如何琢磨字句,一首首曾令我們醉倒的詩,原本是這樣寫成的,我們聽得很開心。當然,還有詩人如今的詩──我們不熟悉的詩,──雖然,它說到我們最熟悉的地方-香港,雖然,詩人是特地為香港而寫的。但,不知道,是詩人太坦率了,還是我已過了為詩醉倒的年齡,竟然,一句也記不住。

中場休息的時候,我就退席了。再見,平安地,再見,年老的詩人,「再見」,就是祝福的意思。

Advertisements
本篇發表於 讀書雜記 並標籤為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