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懷司馬長風先生

司馬長風七十年代出版過三大卷的《中國新文學史》,此外又出過兩本相關的隨筆集,即《新文學叢話》和《新文學史話》。《叢話》跟三大卷一樣,都由昭明出版社印行;《史話》據《司馬長風逝世卅周年紀念集》(司馬太太胡王篆雅編,維邦文化二0一0年),說是「即將出版」,似乎未曾出版,但我卻不時在拍網見到。三大卷我是有的,兩本隨筆則一直未有。最近才淘到《史話》,沒有版權頁,不過封面與書脊都注明是南山書屋出版。書前自序,說:「筆者研究中國新文學史,始於一九七三年,至今不過七年時間。這七年寫出了三部書:一是《新文學叢談》,二是《中國新文學史》,三就是這部《新文學史話》了。《叢談》寫於《新文學史》之前,可看做是後者的楔子或引言;《史話》寫在《新文學史》之後,可看做是後者的延展和補充……」篇末的日期是「一九八0年一月卅一日」。這書不管是正版或是台灣的翻版,看來是正式出版過的,出版日期大概就是一九八0年。

隨手翻閱《史話》,言簡意賅,趣味盎然,忽地讀到這段文字:「……拙文『李長之卓識豪情』刊出後,何文發先生來信告知,李長之已經故去了!我連忙回信索取資料,何先生迅即把影印的資料寫(寄)給我……」(頁175)咦,那個何乜水好眼熟,不就是……。

想當年我還是個中學生,跟同學辦了份油印刊物,不時就寫信給各報章專欄作家(主要是明報),請求轉載他們的文章,或向其討教。他們都十分支持後輩,親筆回信多番勉勵,當中就包括胡菊人、司馬長風等,而以司馬先生最為熱心,不獨文學上,還有生活上,亦多番指引。那時我患偏頭痛,他還特地介紹針灸醫師給我。他們的信件我都保存了多年,可惜仍是弄丟了。我倒不記得曾向先生寫信談李長之,不過那時我受先生影響,也很喜歡李長之,格外留意李氏的消息不足為奇。先生已故去多年,今天讀其舊著,竟翻出這段「軼事」,真令人感懷不已。

Advertisements
本篇發表於 作家香港 並標籤為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1 則回應給 感懷司馬長風先生

  1. 通告: 得書小札 | 書之驛站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