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讀」

錢穆十七歲的時候本來在南京上高中的,但辛亥革命爆發,學校停課,他只好回到家鄉無錫,在一間小學教書。校長秦仲立比他長一輩,他第一次去見校長,鞠躬行禮,校長坐在那兒,只點點頭,說了幾句話,就讓他回去了。開學以後,校長看見他桌上有一部《文選》,問他:你也喜歡這書嗎?他說,我從《曾文正家訓》上知道這本書,所以找來讀。校長露出笑容,說你也喜歡《曾文正家訓》,倒是和我同好。下一次他去校長書房,仍鞠躬行禮,校長點了點頭,身體動了動,像要起立的樣子,最後還是沒有立起。校長提及他投給《東方雜誌》的徵文得了獎,又說起自己正在讀商務印書館的函授學校,有一篇作文,沒時間寫,問他可否幫忙寫一寫。他義不容辭,寫好後,交校長的兒子帶去。

第二天見到校長,他鞠躬行禮,校長起身來答禮,又給他點煙,說,當初介紹你來教書時,說是介紹一個和我共學的人,真的沒錯;我這兒書很多,一個人讀不完,想請你代讀一些,讀後告訴我書中大意,就省我時間了。校長接着拿了本嚴復譯的《羣學肄言》給他,並簡單說了代讀的要求,要把生字查出,寫在小紙條上,再貼在書上,以後不要時,可以撕去而不傷原書。他按照要求辦了,校長又考了他好幾個問題。一本結束,第二本校長讓他自己選,他又選了嚴復譯的《穆勒名學》,以後又讀了嚴譯的其他書。

他晚年回憶說:「得益匪淺,則亦仲立之功也。」又說:「回念余自民元出任鄉村教師,得交秦仲立,乃如余之嚴兄……獲益甚深甚大。至今追思,百感交集,不能已。」

(摘自錢行《思親補讀錄》,頁65-67,北京九州出版社二O一一年十二月)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讀書雜記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