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雅寶舊事》札記

進退

一九四九年畫家張仃一家自延安輾轉來到北京,他的妻子是詩人灰娃,進了中南海,任職於政務院(即後來的國務院),但不久就退了下來。她後來對兒子張郎郎說,有一天有領導通知她去補辦入黨手續,因為在要害部門工作,組織手續一定要清楚。誰知她卻不願意,說覺得自己還不夠這個標準,於是辭職了。大家都以為她是個怪人。過了許久,她又透露了些口風:「京官難當,中南海的官更難當。那裏面的秘書,就是眼觀六路、耳聽八方都不夠,還要學會唾面自乾、如履薄冰,就這樣還是不知道中南海的水到底有多深。」文革時毛澤東的秘書田家英自殺了,她聽說後,感嘆道:「他比我聰明百倍,可是他不如我知難而退。」(摘自張郎郎《大雅寶舊事》頁55-58,中華書局二O一二年一月)

慣技

一九四五年日本宣佈投降後,在延安的紅軍開始北上,準備打內戰。去到中途,有所謂文藝大隊者,鬧起意見來,說是在搶救運動中被王麻子整得慘,非要槍斃他不可,否則就不再前進。最後毛澤東來了,眼見形勢不妙,忽地給大家深深鞠了一躬,說:「我給大家道歉。你們受委屈了。搶救運傷害了許多同志,也死了一些人,王麻子有很大的錯誤,但是根子在中央,我們要承擔責任。槍斃了他很簡單,但是他也不過是在執行命令,脾氣不大好,作風粗暴一些,還是好心辦了壞事。革命的力量是很寶貴的,我看還是留下他來打老蔣吧。」很多人都哭了,氣也消了。那時張仃和家人也在隊伍當中,張仃的兒子張郎郎多年後回憶說,這是毛澤東的慣技,他在北京七千人大會上為大躍進的失敗,為餓死千萬百姓的過失,也是用三鞠躬給大家道歉的。張郎郎說:「老百姓就願意聽這種故事,聽完了就可以諒解統治者的苦衷,比當年曹操割髮贖罪可容易得太多了。」(摘自張郎郎《大雅寶舊事》頁60-64,中華書局二O一二年一月)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讀書雜記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