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郎郎

《大雅寶舊事》真的非常好看。我本來還嫌它沒有多反映黑暗面,只一味寫那些美好的人和事,似乎有點逃避現實,但讀完之後,覺得還是這樣好,記取美好的就足夠了。像阿城的小說、楊絳的散文,都是多記取美好,因此才分外動人。可惜寫到反右,書就完了。作者張郎郎說會寫下去的,希望他真的寫下去吧。這張郎郎,估計便是跟阿城哥們的那人。阿城的小說集,起初大陸有出版社說要出,但一來是阿城懶散,二來也是篇幅不夠,拖拖拉拉,張郎郎就將稿件拿到香港率先出了,然後又拿到台灣出了。估不到張郎郎的文字也這麼好,怪不得他當初就不願學手藝,只一心想做詩人。我讀的是中華書局二O一二年的新版,連忙也將文匯出版社二OO四年的舊版找回來。他娘親灰娃原是個詩人,我有本《灰娃的詩》,約畧翻過,不怎麼樣,所以沒有棄掉,是書中有些寫到六四,寫到四川大地震,頗有意思。我知道她還有本回憶錄,叫《我額頭青枝綠葉》,有大陸版和港版,大陸版是二O一O年出的,港版則是二O一一年。我索性兩本都買了回來,前者比後者薄得多,那是有刪節之故,例如「三年內戰」、「親歷『四五』」、「親歷『六四』」這幾章,前者自然是沒有的。待我有空就來讀這本,看看是兒子的文字好,還是媽媽的好,呵呵,當然是要讀港版了。

補記:承蒙書友陳逸華告知,灰娃不算張郎郎的娘親,而是後母,謹此致謝。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讀書雜記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