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書小札

這是我最近入手的港版舊書。左上兩本是任畢明的《閒花集》和《閒花二集》,正文出版社一九六七年初版。此書台灣文星、仙人掌也出過,但最初就是正文出的。任畢明一九O四年出生,參加過國民革命軍,也辦過報,一九四九年後來香港定居,任工商日報主筆,並為各報章寫專欄。他在星島晚報的專欄「閒花集」最受歡迎,一寫十七年,這兩本便是他專欄文章的結集。他還有本談史的隨筆《龍虎集》,這書的出版頗有些波折,由桂林而至廣州而至香港,那港版我應該有的,早前還犯眼犯鼻,但要找時,卻不知所踪,奈何。

右上兩本都是由友聯出版社在六十年代出版。《新人小說選》是中國學生周報的小說選集,也是唯一的選集,像西西、亦舒、崑南、蔡炎培的少作都收錄在這裏。我已有了一九七一年的再版,今又找到這本初版。初版的版權頁是有的,卻無出版日期。書前有〈新人‧新人〉代序一篇,文末的日期是「六七、八、香港」,估計是一九六七年八月之後出版,但黃繼持、盧瑋鑾、鄭樹森編的《香港文學大事年表》,說它初版於一九六七年三月,不知何所本。胡菊人那本也沒有出版日期,書前有兩篇自序,其中一篇署的日期是一九六七年七月十三日,相信也是一九六七年出版的。黃淑嫻編的《香港文學書目》卻說它是一九七O年出版,誤。

左下司馬長風的著作一九七七年由創作書社初版。創作書社是許定銘開的書店,那時他正職是教書,課餘才回店坐館。香港讀書風氣一向不盛,書店實難經營,何況只是開業半天的書店。那時許跟司馬長風相熟,後者得知他的困境,便將此書交他出版。他也不敢抱太大期望,只印了兩千本,誰知印出來後大受歡迎,被大專院校選為教材,大學生幾乎人手一本。因它的大賣,創作書社又得以維持一段時日。未幾司馬赴美探親,臨行要許結算版稅,說會在那邊逗留頗長時間,誰知竟是一去不返,魂斷異邦。此書也有不少盜版,只要認明封面兩個朱色印章,便知真偽,盜版決不會費工本套色印製的。

英培安是新加坡作家,八十年代曾來港,出版過兩本書,一本是《閱讀旅程》;兩年前我到新加坡走訪英先生,他告訴我還有本《園丁集》,由何紫主持的山邊社出版,是他在港出版的第一本書(一九八三年),正是下面中間那本,今天終於被我找回來了。

卞之琳以詩成名,他也寫散文、評論,也搞翻譯,其實也寫過小說。四十年代,他因感於賽珍珠小說裏的中國人太不像話,林語堂筆下中國人又太美化,決心寫部描繪中國知識分子面貌的「大作」,以正視聽。初稿完成後,他又自譯成英文,企圖「借助外文照照鏡子,檢驗一下小說的面目」。如此這般前後共花了八年。他用英文譯改小說時身在英國,曾拿英譯稿給著名英國作家依修午德指正,後者給他提了些意見,但恰值中國內戰如火如荼,國民黨大勢已去,他也無心再修訂,便匆匆回國。回去後發覺形勢大變,他原來熟悉的中國各色知識分子,現在已全不認識了。他不禁「悔其少作」,「竟在那裏主要寫了一羣知識分子而且在戰爭的風雲裏穿織了一些『兒女情長』」,趕快將小說稿毀了。歷劫之後,他小說的好些片段當初曾發刊於各刊物,朋友替他搜集回來,他又從故堆中翻出些殘件。他將各斷片湊齊,重讀一遍,「覺得還值得留痕」。然而彼時春寒料峭,他不放心在國內出版,便將書稿交香港山邊社在一九八三年出版,正是右下那本,是這小說第一次正式出版,也可能是詩人第一本在香港出版的書(《雕蟲紀歷》港版我是有的,但又不知何處去了,確認不到出版日期,可恨啊)。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購書瑣記.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 則回應給 得書小札

  1. 通告: 卞之琳兩本港版書 | 書之驛站

  2. 通告: 蘇煒《天涯晚笛──聽張充和講故事》札記 | 書之驛站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