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遊艇

喬志高翻譯《大亨小傳》,將書中的“Punch Bowl”誤譯作「酒鉢號」遊艇,三十年後才有機會修訂為「酒鉢峯」火山口。此書在台灣也有不少譯本,粗畧搜查,就有石建華(風雲時代二OO八年)、顏湘如(小知堂在二OO一年、立村文化二OO九年)、(范文美(志文二O一O年)、李佳純(商周二O一二年)、徐之野(新經典文化)等家。李佳純和徐之野都是較新的譯本,李譯作「酒碗火山口」,另有注釋說是「夏威夷檀香山市附近的景點,現闢為公園」;徐只譯為「遊艇」,有點語焉不詳。

喬譯一九七一年初版,後來他在一九九六年發表的文章〈《大亨》和我──一本翻譯小說的故事〉中,說發現了錯誤,一直於心不安。而在大陸彼岸,最先有巫寧坤的翻譯,出版於一九八三年。喬譯的書名為《大亨小傳》,是沿用宋淇最早介紹費滋傑羅的文章中的稱謂,採用了傅雷的「傳神」譯法,沒有拘泥於原文。巫則直譯成《了不起的蓋茨比》。巫譯二OO二年又作過修訂,但無論是初譯還是修訂,“Punch Bowl”都譯作「甜酒鉢(缽)」,附了句注釋:「遊艇」的名字。莫非當年巫寧坤已看過喬譯,因此也受其影響?看來這條遊艇真是縱橫江湖,所向披靡。

曉莊回應:《譯邊草》、《因難見巧》二書我都有,但看過也就算了,沒想到查考一下Punch Bowl。看到馬吉的網誌,一時興起,遍查時下各種流行的譯本,譯文、譯林、人文、吉林、華夏、中國書籍等等各版,奇蹟出現了,居然全錯了!巫寧坤錯了也就算了,畢竟譯本較早(80年代初甚至更早),那時查考不便,參考高譯,情有可原。但後來那些譯者和責編,未免太偷懶了吧。現在有互聯網,「外事不訣問谷歌」,況且《因難見巧》一書98年出版,收有高克毅那篇自爆錯誤的文章。《譯邊草》2001年出版,早兩年在發行幾十萬份的新民晚報上連載,沒個譯者或者出版社責編看到後修改一下譯文?一些近幾年才亮相的新譯本就更可笑了,是譯了一遍,還是拿幾個舊譯本東抄西抄了一遍?

Advertisements
本篇發表於 讀書雜記。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