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買不可

書實在已氾濫成災,終於痛下殺手,整理了兩箱書約二百本,打算送到舊書店,如果價錢好的話,再大量清出。同時我也決定,從此不再買新書,當然要留個但書:除非非買不可的,呵呵。

最近又書展,承蒙書展邀請參加了個開幕前導賞團,參觀了幾個攤檔,當中不乏眼前一亮的好書,好在當時還未許發售,否則我又要破戒了。我最感興趣的倒是那文藝廊,今回展出的作家一港一台,香港的是也斯,台灣的是白先勇,二者我又對也斯尤感興趣。今回展出不少也斯的新舊著作,原來好些我都有了,難得一見的是《大拇指》合訂本和也斯編訂的《六十年代剪貼冊》,還有些老照片,如這一張,估計是拍攝於七十年代的。相中人有禾迪、納西、駱笑平、黃楚喬、適然和也斯夫婦,個個風華正茂,令人遙想當年。

 

另外,展品中有本梁秉鈞詩集《蠅頭與鳥爪》,我則從未見過,不知是否即將推出的新書,真推出的話,倒是非買不可,很期待啊。

可能正因為書展,近日書店上架了不少新書,使人蠢蠢欲動。我拿起來時就一再自問:是否非買不可?是否非買不可?問了幾問,好些都放了下來。像董老這兩本,當真漂亮得很,結果我忍住了,即使魔鬼書友不斷煽風點火,我還是忍住了。

忍不住的是這兩本:

合肥四姊妹都是傳奇人物,多年前讀過孫康宜的《張充和題字選集》,趣味盎然,今回蘇煒這本料亦十分可讀。辛其氏是我非常喜歡的香港作家,台灣洪範替她出過本《青色的月牙》,素葉也出過幾本,我都集齊,今回這本也是素葉的,豈容錯過。

還有這三卷精裝版《陳之藩散文》:

裝幀何其漂亮,新舊版放在一起特覺滿足。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購書瑣記.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 則回應給 非買不可

  1. fran 說:

    今天我也買了陳之藩的三卷精装

  2. 遠堂 說:

    小品兩卷雖然精緻,可以忍住。
    《天涯晚笛》的確好,忍不得手。
    《陳之藩散文》三冊每本都頗重,忍住了。還是喜歡原來的九冊,各有書名;看到馬吉兄順序排列架上,真愛書人也。
    數月前曾為文悼陳教授,文末將他的書名亂排一下,像中學生交了功課,以作結束:
    蔚藍的天,散步在春風裡,
    回首當年信簡,飄過時空之海,
    憶劍河倒影,看一星如月,留得思與花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