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聖嘆《新文學作家回想錄》札記

博達

今聖嘆:「五四以來,公認散文寫得最成功的,數周二老,無第二人能及。而且胡適之先生在課堂上曾經勸過學生:『周先生的散文,你們是學不會的,也不一定要學他的。你們的白話文的老師是施耐菴、曹雪芹、吳敬梓、劉鐵雲他們。』但周的弟子之中,卻有不少的人學周派的文格學得很像,可惜學識無法有乃師的博達。」

(今聖嘆《新文學家回想錄》,頁2-3,香港文化‧生活出版社一九七七年九月)

陳逵

三四十年代有學者名陳逵者,十五歲唸完初中即到美國升學,一直唸到拿了碩士學位,全靠半工讀。也因為要工讀,常常每一學期換一個環境,還要穿州過省,四十多州全到過,而且許多鄉村都是步行走過的。陳衡哲曾說他英文文學造詣絕高,連吳雨僧、周豈明都佩服。他在美國待了十六年,三十一歳才回國,任教於浙江大學。有一回程靖宇(筆名金聖嘆)去拜訪他,他帶程每天爬山,告訴程西湖之幽景原不在湖而在山,而在山鄉之間步行時,除看眼前的疊嶂層峯,茂林修竹,山寺花木,尤應時時回顧,注意來時之路,背後之景,有不可以言語形容者,謂:「這是俞曲園在他的春在堂筆記中說的西湖遊山法。」程才知道,他中國學問見識也很不錯的。

(《新文學家回想錄》頁26-29)

未亡人

徐志摩死時,北平親友為他在北海開追悼會,悼客中除了文化學術名流,還有不少不訃而來的大中學生。在行禮時,有一全身披孝的美婦人哭得死去活來,直往地下倒去,亂碰亂撞,須左右用兩名健婦才攙扶得住。此人卻非陸小曼,而是梁大少奶奶林徽音女士。於是有人竊竊私語,說簡直是未亡人自居。

今聖嘆評曰:以林梁徐張等的大世家,在那個女人穿長裙不露粉臂梳流海的九一八時代,梁大少奶奶之真情如此畢露,誠足以慰志摩在東岳泰山之靈矣。學句賈寶玉的話:「我不過捱了幾下打,他們一個個就有這些憐惜悲戚之態露出……。假若我一時竟遭殃橫死,他們還不知是何等悲戚呢。既是他們這樣,我便一時死了,得他們如此,一生事業縱然盡付東流,亦無足歎息。……」想不到賈寶玉一生求之不可得者,徐志摩於無意中坐飛機得之。他死了之後,未亡人不止一個,而且又都是眾望所歸的文化名女人,則當年胡適之送志摩的詩云:「多上運動場,少擦雪花膏」,亦未必就對。蓋當時女人尚不喜上運動場的健將,是比較喜歡擦雪花膏的男人的。

(《新文學家回想錄》頁106-109)

廣告
本篇發表於 讀書雜記 並標籤為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2 Responses to 今聖嘆《新文學作家回想錄》札記

  1. 遠堂 說道:

    稱知堂為周二老,未知始自何人。程靖宇寫過一篇文章:《知堂老人、苦雨庵、廢名》,刊於香港《大成雜誌》52期。《新文學家回想錄》我未讀過,扎記一段「博達」則曾見於上述文章,在此亦很懷念《大人》,《大成》兩本印行了二十多年的雜誌。

  2. billchan 說道:

    久遺了的好書,講新文學家的軼事趣聞,此當第一。惜但書已遺失,未見書局有售。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