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紅慶《沈從文家事》札記

好書

許多人都大讚《天涯晚笛──聽張充和講故事》,我卻不大喜歡,當然書中的資料很豐富,但我嫌蘇煒寫來還是有點浮。轉而讀劉紅慶的《沈從文家事》,副題「聽沈龍朱講述沈家舊事」,讀了五十頁,已知道,這是本十分令人珍重的書。

家書

一.

抗戰時,張兆和給在外地的沈從文寫信,報告兩個小兒子的情況,「十二點,我起來給小弟吃一遍奶,吃完奶又把他身底下的濕片換了。小東西像是懂得舒服似的,睜大了一雙黑眼憨憨的笑,過後又把一隻大拇指插進口中,囈囈唔唔入於半眠狀態中了。小龍現在白天不睡,身上既不癢,晚間睡得沉熟,開燈輕易不會醒來。睡得紅紅的小臉,下部較你在時豐腴得多,頭髮三個月未剪,已過耳齊眉。閉着眼,蜷着身子,兩隻膀子總是放在被外邊,身上散着孩子特有的溫香。」

二.

張兆和:「小虎則第一面就給人好印象……不見得美,卻自有他蠻憨可愛處,第一在頭髮,越長越黑,越曲,第二在眼睛,大而亮,睫毛長,藍芬芬的顏色。我總疑心種由於某一次青島海天的清明美妙,一定是有一次那海上的天空太美了,給我們印象過深,無意中就移植於孩子的眼睛裏。孩子們累我,卻也消散去我心上漫漫的迷霧,孩子們究竟是好的。」

(摘自劉紅慶《沈從文家事》,頁18-19,北京新星出版社二O一二年六月)

張武齡

沈從文的岳父張武齡,很早就從家鄉合肥遷到上海,再定居蘇州,並創辦樂益女子中學。他不接受當局撥款,不要教會一分資助,每年有十分之一的免費生,把樂益辦成新式中華女校,容納各種先進思想,尊重教師的人品學識,尊重學生個性和人格。他亦律己甚嚴,「不做官、不納妾、不打麻將、不沾煙酒」;對子女教育耐心平等,講明「只留知識,不傳家產」。

妻子陸英為揚州鹽商之女,替他生了十四個孩子,活下來九個。陸英去世後,續弦韋均一又生了一個。十個孩子六男四女,男的名字都有寶蓋頭,如張宗和、張寅和等,意謂要支撐家業。女的就是著名的「合肥四姐妹」,即元和、允和、兆和、充和,個個嫁了名家,堪與「宋氏三姐妹」比肩。四姐妹名字都有兩條腿,意思是要走出去嫁人。

張充和後來撰文回憶說:「張家女孩子的名字都帶兩條腿……我想,父親從小給我們最大限度的自由發展個性、愛好的機會,讓我們受到了盡可能好的、全面的教育,一定是希望我們不同於那個時代一般的被禁錮在家裏的女子,希望我們能邁開健康有力的雙腿,走向社會。」

(摘自劉紅慶《沈從文家事》,頁50-55,北京新星出版社二O一二年六月)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讀書雜記.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