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琅《香港文學記憶》札記

黃蒙田

黃蒙田年輕時十分肥胖。華君武替他畫過幅漫畫,畫他躺在大浴盆內,把浴盆擠滿,水溢了滿地,而圓鼓鼓的肚皮卻突出盆沿。朋友都戲稱他「肥佬」,他有時寫便條,也自署「肥佬」。因為太肥引起多種毛病,他立志減肥,天天晨運散步,不吃油膩,不抽煙斗,大肚皮居然消失了,身體也好了起來。他由肥變瘦,朋友仍以肥佬呼之。自此他仍鍛鍊不斷,八十一歲才謝世。臨去前,他對人說:「最想吃油炸鬼。」(羅琅《香港文學記憶》,頁36-37,香港文匯出版社二OO五年)

舒巷成

舒巷成晚年心患有心臟病。有一天太太有事出門,他自己吃完早餐,洗好碗筷,穿好衣服,打了個電話給太太,想說點甚麼。太太卻說,她正坐地鐵,快回來了,待會再說吧。太太回去後,卻發現他坐在沙發上大去了。(頁73)

何達

何達生性瀟灑,不拘小節,長年T恤短褲,每天跑步,人稱「短褲詩人」、「長跑詩人」。他靠寫作維生,收入頗不穩定。壹周刊創刊時,老闆知道他是西南聯大和清華大學畢業,聘請他去當文稿編輯,薪金不菲。該刊走通俗路線,不嫌文字三及第,文稿到了他手上,他卻大改特改,改得老闆都有意見,他只好掛冠離去。一九八O年他到北京參加母校六十九周年校慶,乘機到處遊覽、演講,因留戀「聽眾極其熱烈的掌聲」,竟一去兩年。他本來在報上有定期專欄的,也沒有交代,回來後專欄已被別人取代了。他對家中也不辭而別,結果妻子與女兒都離他而去,到他逝世時,也不肯見最後一面。(頁84-90)

杜家祁:這位仁兄是位很有趣的人。我聽說他到香港是受了「黨」的指示,不只是文學那麼簡單。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讀書雜記 and tagged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 則回應給 羅琅《香港文學記憶》札記

  1. Tangerine Chan 說:

    請問羅琅先生的英文名字是否Mr. Luo Lang?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