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物「書寫」

昨天在臉上看見杜家祁貼了張海報圖,上面大大隻字寫着「書寫力量」,我覺得十分刺眼,便說了句:「我真的很不喜歡『書寫』這個詞語。如果要說"The Power of Words",我寧願說『文字力量』。」杜小姐其實是我很欣賞的香港作家,她在素葉出的兩本書都是我的珍藏,我這樣說無意冒犯她,只是以事論事而已。不料我閒閒的一句竟引起不少回應,也包括杜小姐的,其中頗有火藥味,但頗有意思,茲摘錄如下。

杜家祁:「文字」和「書寫」還是有不一樣的地方。「書寫」更強調「寫」的動作性,這是個工作坊,鼓勵大家寫作,「文字」就畧為靜態了,不完全配合(但名稱並不是我取的)。

馬吉:那為甚麼不乾脆叫「寫作」呢,這詞語比「書寫」順眼,當然這只是個人偏見吧。

Constance Cheung:「力量」在今天看來很「人民」;個人來說喜歡用「言」一字包含閱讀和寫作,呵呵。

嚴大可:馬吉兄也不要太操心了,因為是白操心。現在會靜下心來咬文嚼字者愈來愈少。書寫一詞是繙譯自西文writing,作名詞動詞皆可,故要弄出一個看上去又像名詞又像動詞的雙音節詞來比劃,於焉而生「書寫」這一混血歐化囝。它不是本地產品,但會不會像舶來貨一般愈來愈受歡迎還是不得而知的,除非哪天又開始重視「國貨」,呵呵。

Constance Cheung:「言之有力」!

嚴大可:外加一句,現在不少「現代文學」的愛好者,不多不少都有點「束『中國』書不觀,遊談『西典』無根」的陋習。鄙詩曾有句「競自慕西典,立論每輕狂」正斯之謂歟。

杜家祁:這太以偏概全了吧?

嚴大可:舉一個例子,當年不少現代文學學人愛好者對張愛玲小說〈同學少年都不賤〉一名百般揣測,卻不知是老杜詩名篇〈秋興八首〉其中一首詩中「同學少年多不賤」化出。

陳同:「寫作」較多作動詞用,「寫作力量」在這處的用法,有一歧義,即是「針對『力量』來寫作」,如「歌唱祖國」,「書寫」這裡當名詞用,配搭起上來,反而穩妥。這一點,不知大家可同意?

嚴大可:請看小題,「每個文字是一塊磚石……」,已明顯把「words」視為「文字」,為何大題不可以光明正大的用「文字的力量」呢?馬吉提出來,就是覺得彆扭,但這正正是現代文學愛好者喜用「陌生化」的最佳詮釋。

杜家祁:1.有人不知,並不表示所有人都不知,我學問淺薄,但也一眼就看出來,只是知道也並不表示要跳出來說是不是?

2.如果依照嚴大可先生的意見,文學就不必創新了,「文字的力量」當然通順,但有何韻味可言?

3.到現在還要來討論新文學、舊文學,從五四時代論戰已有不少,如無新論,不如大家都省些氣力,否則找前人論戰文章出來看看也好,至少我不想浪費生命來重複討論,人生苦短。

嚴大可:在下幾時有謂「文學就不必創新了」之類的話?只是陳述而已。另,「書寫力量」,在我看來,實在也嚼不出甚麼所謂的「韻味」。

我另外補充了兩段,也引起些回應。

馬吉:我的偏見是,「書」字如果當動詞用,就該跟書法有關。臺靜農談文學史時,用過「書寫」一詞,指的正正是書法。所以如果說的不是「寫字」而是「作文」,該是「寫作」而非甚麼「書寫」。三四十年代新文學大師如徐志摩、沈從文等,他們用的是「抒寫」,除了「作文」,也包含「抒發情懷」之意,是使詞義更豐富,也更準確。以「書寫」替代「寫作」,卻是使字義混淆了。可惜今天你書寫我又書寫,只知趕時髦,沒有慎重考慮筆下每個詞語用得恰當否,實不足為法。謂予不信,遠的不說,單說當今香港文章大家,像西西,像董橋、杜杜,筆下是決不會出現「書寫」這樣的詞語的。

我另一個偏見是,以用不用「書寫」來判斷一個作家是否第一流。當然,不用「書寫」不一定就是第一流,但用「書寫」就肯定非第一流。如果我在一個作家的著作裏看見「書寫」頻繁,對不起,我會將之列入「黑名單」,以後減少,或乾脆罷買他的書。像齊邦媛教授的巨著《巨流河》我本來讀得津津有味,但忽地看見「書寫」一語,我便興味索然,再也讀不下去了。大陸作家中,王小波是不會「書寫」的,莫言、余華好像也沒有,格非剛看了兩本,文字清爽,也不見「書寫」痕跡。台灣讀的不多,印象中,余光中、王文興也是不作興「書寫」的。

杜家祁:「書寫」比起「寫作」又有另一曾意義的,以前看過一篇文章,等我找出來再回答你。這個詞和近代的文學理論有關,過去的「書寫」當然是指書法,但未必不能有新的意蘊。我並不認為新的一定是趕時髦,從語言學來說,當有新事物、新觀念產生,舊的詞匯不能表達時,往往必須另創新詞。但是許多人不習慣就是真的。

說個笑話,有個講座,某翻譯系教授還是女士,說現代人喜歡亂造新詞,其實舊有的詞匯已經可以表達了。她舉的例子如「性騷擾」,說「調戲」已經可以有同樣意思了。我幾乎笑倒在地。「性騷擾」還包含有權力運作,真的和「調戲」不完全等同。

馬吉:杜小姐,同意你說的新時代可賦予詞語新的意義,但我看今天香港許多人書寫又書寫,都是下筆太滑溜,並非深思熟慮的結果。

杜家祁:馬吉先生,我也同意你的說法。當一個詞語普遍時,使用的人未必真正理解其意義,在某些方面變成了「寫作」的同義詞。不如這麼看吧,從修辭學的角度,老是使用「寫作」也頗單調的,有時換個詞語,也有些新鮮感。

補充一下前面的笑話,當時我想:中大有「防止性騷擾條例」和「性騷擾調停/投訴小組」,難道把它們改成「防止調戲條例」和「調戲調停/投訴小組」,聽起來似乎有點喜氣洋洋。

陳同:其實仍在沒有印刷的年代,所有人都「書寫」的,印刷出現了,作者仍「書寫」,旁人或代勞「抄寫」,進入打字或電腦時代,誰仍在「書寫」?可見以手搖筆寫字的一套,只會越來越少見,在一般意義上,以接近不相干了,我們情願拿「書寫」去陪葬?

馬吉:所以今天該說「敲寫」了。恕我再挑剔一下,閣下甚麼「在一般意義上」,正可歸入「下筆太滑溜」的廢話一類。

因為這次討論我還把一個傢伙封鎖了。我喜歡跟不同領域的人交流,即使言不及義也好,亦會讓我眼界大開。我在臉書的原則是門戶開放,基本上來者不拒,也不封鎖。這個被封鎖者我跟他交往已有些時日,他好像是個電影發燒友,話題動輒就扯到電影上面去,但我實在欠缺這方面的知識,對他的議論也覺新鮮;他對時事有時頗有見地,亦是我所不及的。不過,我覺得他對文學是門外漢,他卻好發議論,在我看來多是胡扯。今回大家討論「書寫」,他又來摻一腿,可惜大多文不對題,我說了句「牛頭不搭馬嘴」,又惹他不高興了。我沒工夫跟他糾纏,乾脆封鎖之,樂得耳根清靜。

廣告
本篇發表於 讀書雜記, 趣味語文。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One Response to 何物「書寫」

  1. 遠堂 說道:

    在下不學,「書寫力量」的確礙眼,「文字力量」甚至「文字魔力」好得多!「競自慕西典,立論每輕狂」兩句甚佳。另一句頗刺眼的「可讀性高 」(high readability) 亦是舶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