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曉星《金庸識小錄》札記

紅樓筆法

金庸曾說:「有時不知怎樣寫好,不知不覺,就會模仿人家。模仿紅樓夢的地方也有,模仿水滸的也有。」嚴曉星挑了幾個模仿紅樓夢的例子,如《書劍恩仇錄》寫陸菲青眼中的霍青桐:「那女郎……當真麗若春梅綻雪,神如秋蕙披霜,兩頰融融,霞映澄塘,雙目晶晶,月射寒江。」而紅樓夢第五回,是這樣描述警幻仙姑:「其素若何,春梅綻雪。其潔若何,秋菊披霜。其靜若何,松生空谷。其艷若何,霞映澄塘。其文若何,龍游曲沼。其神若何,月射寒江。」

紅樓夢第四十九回寶玉對襲人、麝月、晴雯等人說:「更奇在你們成日家只說寶姐姐是絕色的人物,你們如今瞧瞧他這妹子,更有大嫂嫂這兩個妹子,我竟形容不出了。老天,老天,你有多少精華靈秀,生出這些人上之人來。可知我井底之蛙,成日家自說現在的這幾個人是有一無二的,誰知不必遠尋,就是本地風光,一個賽似一個,如今我又長了一層學問了。除了這幾個,難道還有幾個不成?」

《天龍八部》中段譽則如此當面誇阿朱和阿碧:「我只覺老天爺的本事,當真令人大為欽佩。他既挖空心思,造了阿碧姊姊這樣一位美人兒出來,江南的靈秀之氣,該當是一舉用得乾乾淨淨了。哪知又能另造一位阿朱姊姊。兩個兒的相貌全然不同,卻各有各的好看,叫我想讚美幾句,卻偏偏一句也說不出口。」

(嚴曉星《金庸識小錄》,頁5-9,北京中華書局二O一二年八月)

水滸筆法

水滸第四十八回,宋江率軍攻打祝家莊失利敗走:「宋江去約走過五六里路,只見前面人馬越添得多了。宋江疑忌,便喚石秀問道:『兄弟,怎麼前面賊兵眾廣?』石秀道:『他有燭燈為號。』花榮在馬上看見,把手指與宋江道:『哥哥,你看見那樹影裏這碗燭燈麼?只看我等投東,他便把那燭燈望東扯;若是我等投西,他便把那燭燈望西扯。只那些兒,想來便是號令。』宋江道:『怎地奈何的他那碗燈?』花榮道:『有何難哉!』便拈弓搭箭,縱馬向前,望着影中只一箭,不端不正,恰好把那碗紅燈射將下來。四下裏埋伏軍兵不見了那碗紅燈,便都自亂攛起來。」

金庸《書劍恩仇錄》中,說到紅花會羣雄、少林寺眾僧等被御林軍圍在宮內:「霍青桐見眾人殺敵甚多,但不論衝向何處,敵兵必定跟着圍上,抬頭四望,果見鼓樓屋頂上站着十多人,內中四人手提紅燈分站四方,羣雄殺奔西方,西方那人高舉紅燈,殺奔東方,東方便有紅燈舉起。霍青桐對陳家洛道:『打滅那幾盞紅燈便好辦了!』趙半山聽了,從地下檢起一張弓,拾了幾枝箭,弓弦響處,四燈熄滅。羣雄喝一聲彩。清兵不見了燈號,登時亂將起來。」

嚴曉星說,模仿是太明顯了,也許金庸模仿得正在興頭上,似乎忘了趙半山是使暗器大師,舉手投足都是暗器,何必那麼麻煩撿弓拾箭?但我想,暗器只能近距離發射,遠程仍須靠弓箭吧。

(嚴曉星《金庸識小錄》,頁10-12,北京中華書局二O一二年八月)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讀書雜記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