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小札

性善性惡

孟子主張性善,荀子主張性惡,兩派爭論千年而不休。西方愛用制度去規範人的行為,似是對人不大信任,較傾向人性本惡。但人願意遵守制度,甘受約束,也有善的一面吧。

我是相信性善論的,並且服膺陳子明的說法。他說,這並非科學論斷,只是一種信仰、信念。相信人性本善,對人生便懷抱光明,無論遭受多大挫折,對人對這世界仍不失希望,你的人生也就快樂些、燦爛些。

五十刀

張旭東評莫言我沒有讀過,今天讀莫言的回應,他說:「……像《檀香刑》裏邊關於凌遲的描寫,這個也並不是沒有商榷的餘地,我寫了五十刀,你寫五刀可不可以啊,或者一筆帶過去,刪掉這一節可不可以……」當然不可以呀。像村上《發條鳥年代記》有一段俄國軍官詳述他如何剝皮,刪掉了可不可以?當然也是不可以的,不如此不足以烘托那氣氛、場景。莫言那五十刀亦如是,不寫盡了就不足以反映劊子手以殺人為「手藝」的心情,還有旁觀者那種驚惶與讚嘆。難為莫言,五十刀,刀刀不同,實在勝過村上多啦,刪掉了或簡化了,全書就等同垃圾了。

文字≠文學

韓素音文革時淪為中共的宣傳工具,頗為西方知識分子所不齒。今天蘋果有個銜頭是美國賓州州立大學副教授名叫沈雙的撰文,說:「批評某種文字具有『宣傳性』,是建立在文字不應該具有宣傳性的假設之上,彷彿從事宣傳的人不只欺騙了別人而且背叛了自己。但是如果某些作家從一開始就不這樣理解文學,那麼批評她從事宣傳,不是等於沒有作出任何論斷嗎?何況,難道真能超越宣傳嗎?電視上鋪天蓋地的廣告都是在利用文字影響我們的價值觀和判斷力,那不都是宣傳工具嗎?」這沈教授如果不是頭腦混亂,就是故意混淆是非。「文字」豈能等同於「文學」?文字可以作宣傳之用,文學卻首重真誠,要宣傳的話,只能是作者自己的思想感情,否則便枉稱,或不能稱為文學了。誰都知道電視廣告目的只在推廣商品,與文學根本沾不上邊,以此來證明文學也是宣傳工具,實在欺人太甚。

對食

錢鍾書《管錐編》第一冊引詩經「未見君子,惄如調飢」、楚辭「閔妃匹合,厥身是繼,胡維嗜不同味,而快朝飽」等句,說是以飲食比喻性愛。胡文輝說,聞一多其實早已注意到,他在一九三五年的文章中亦引了這兩句,說「飢」、「食」乃古代成語,代表男女大欲的不遂或遂意,指的就是通淫。他並引漢書「宮人自相與為夫婦,名對食」,以此認為「這是古人稱性交為食的鐵證」。胡文輝卻以為這未必是鐵證,「將同性戀宮女稱作對食,不過取其同食同居之義,與性行為並無直接關係」,謂「聞氏理解有誤」。我倒覺得胡氏未免天真,誰說宮女同居就不會有性行為?即使沒有,宮女以對食比喻夫婦生活,恰好說明了這詞語的真正意義,確實鐵證如山了。(見胡文輝〈飲食男女之間〉,收錄於《擬管錐編》頁23-26,北京中華二O一二年八月)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讀書雜記.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