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奶

香港俗稱家庭主婦為「師奶」(音「師拉」)。胡文輝《擬管錐編》書中有一文考其來源,說有人以為係由「少奶」或「師娘」衍變出來,但查無根據。他知道東歐種族稱作「斯拉夫人」,猜想當初香港人假借「斯拉」戲指「夫人」,以後相沿成習,逐漸昧其出處,才在書面上寫成「師奶」,卻在口語中仍保持着「斯拉」的讀音。他又引述香港通俗文化研究專家吳昊所說,港人俗語「豬頭丙」源自上海罵人的「豬頭三」,因為「三」即甲乙丙丁的「丙」,由「三」演變成「丙」,順理成章。胡於是說:「『豬頭丙』的曲折來歷,正與『師奶』相映成趣矣。」

我覺得吳昊言之成理,蓋自四九年之後,北人南來,影響了香港俗語,不足為奇。例如香港人稱外省人為「Now鬆佬」,即由普通話「老兄」音譯而來。至於師奶此語,流行已久,我小時候(六十年代)已耳熟能詳。可是那時「蘇東波」尚未發生,香港人甚少機會接觸東歐人,日常語言似難受其波及。胡氏未免想入飛飛矣。竊以為,仍是「少奶」或「師奶」衍變說較為合理。

*************

Little Fish:城大廖國輝認為,師奶原為「司奶」。

馬吉:請問廖教授是何所本?

Little Fish:只知其論,不知何據。胡文輝,是否就是《陳寅恪詩箋釋》的作者?

馬吉:是的。

曾堯:如果說「師奶」從「少奶」或「師娘」衍變出來無根據,那麼「斯拉」「夫人」一說簡直發開口夢。

馬吉:曾兄所言甚是。這位胡先生搞學術未免想像力太豐富了。

嚴大可:不過「柴可夫」訓「司機」(揶「柴可夫斯基」)可為胡氏註。未必痴人說夢。語言的突變,詞彙的豐富,其實大多是超於想像的,觀今下俗語/潮語即知。

嚴大可:維基「師奶」一條云「約於1980年代前後這個名詞是對家庭主婦的稱呼」,與兄之記載(六十年代)頗異。

粵語版又有兩條。

「師奶,又可以寫做「施奶」,而哩個詞語據講原本嘅意思係指施以人奶以養育之恩嘅女人(哩個用法,個「奶」要讀返佢嘅原本音),其實即係稱呼阿媽或者奶媽嘅代名詞,喺同村鄰里之間作為互相嘅招呼,潛在住讚揚母愛偉大嘅意味;不過又據聞因為咁樣而出現咗一個幾得意嘅情形,就係話喺以前如果對住一個未結婚嘅女人叫佢做「施奶」,換嚟嘅反應多數會好激烈,最可能會係回應一句:「我啋!大吉利是!」嚟阻止哩個稱呼,原因係冇懷孕就唔會有奶水,而中國人嘅舊觀念普遍認為,未婚懷孕係件敗壞家聲嘅醜事,咁都未結婚未做人阿媽又點會有奶可施,於是名節為上就要阻止人叫佢做施奶。

另外,師奶哩個寫法,喺以前係啲武館跟人學師嘅徒弟用嚟稱呼嗰啲做師父嘅老婆,會叫佢做「師母」或者「師奶」(哩個「奶」都係用返佢嘅原本讀音),後來隨住社會慢慢現代化,學功夫嘅人逐漸減少,慢慢啲人就將「師奶」哩個詞語同「施奶」嘅寫法融合變成同義詞,「奶」字嘅讀音亦變成高N音。」

又,水上人會喚母親為「阿奶」,因其族為廣府人賤,然其影響未必會滲入粵語。不過亦可作一條參考資料。

曾堯:維基不可信,「師奶」在60年代(甚至更早)非常流行。

嚴大可:「阿奶」歷史語源:

亦作「阿嬭(妳)」。1.乳母的俗稱。《北齊書 •恩倖傳•穆提婆》:「後主襁褓之中,令其(指提婆母陸令萱)鞠養,謂之乾阿妳。」唐戴孚《廣異記 •鄭會》:「滎陽鄭會,家在渭南……其家樹上,忽有靈語呼阿嬭,即會妻乳母也。」清趙翼《陔餘叢考•妳婆》:「俗稱乳母曰阿嬭,亦曰嬭婆。」

2.母親。元柳貫《祭孫秬文》:「阿翁與汝阿爹阿妳,以家饌祭於中殤童子阿秬之魂。」清袁枚《祭妹文》:「阿嬭問:『望兄歸否?』」

Yukimura Doi:我理解係牧師的太太。香港墳場有一個墓碑係寫「師奶」……

(以上留言見臉書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讀書雜記, 趣味語文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 則回應給 師奶

  1. Bratrice 說:

    「師奶」好像並非港人俗語,據家中老人所言,解放前的廣州,也是稱呼太太為師奶,解放後好像因此稱呼有階級之意,停止再用。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