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斯二三

最近讀了好些悼念也斯的文章,頗有些發現。例如沈西城說也斯在文學上是「小器」的。劉美兒說也側聞過也斯傷害別人。這方面我聽說過些、見證過些,亦有親身的經歷,以後或可說說。

梁文道提到當年曾跟也斯筆戰,馬家輝回應說「那場筆戰好像關乎一本小說的寫作倫理哲學之類」,然後說「也斯是公道」的。那本書叫《狂城亂馬》,以冷嘲熱諷的筆調,影射了當時文化圈的人和事,惹起軒然大波。那作者心猿就有人指是也斯的化名。當中批評最力的,正是梁文道。今天明報葉輝的文章〈最好的永不 永不的最好──給也斯〉,已證實心猿即是也斯。這段公案,終可了結了。我手頭恰好有本《1997文學年鑒》,收錄了各方的論戰文章,也許有空翻出來重溫一下。

也斯著作的英、法文譯本不少,原來還有本日文著作叫《往復書簡》,是與日本文化評論家四方田犬彥的對談錄,倒是第一次聽說。

臉書回應

Wanda Ng:期待。

馬吉:關於第一點,可能只私底下跟朋友八卦,不便公開說了。第二點待我重溫(小說原文+論戰文章)之後,或可談談。

廣告
本篇發表於 讀書雜記 並標籤為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