輸的好

金庸記述吳清源廿二歲時與本因坊秀哉下的一盤棋,說是「歷史性的一局棋」。這盤棋下了四個月:「吳清源先行,一下子就使一下怪招,落子在三三路。這是別人從來沒用過的,後來被稱為『鬼怪手』。秀哉大吃一驚,考慮再三,決用成法應付。下不多子,吳清源又來一記怪招,這次更怪了,是下在棋盤之中的『天元』,數下怪招使秀哉傷透了腦筋,當即『叫停』,暫掛免戰牌。棋譜發表出去,圍棋界群相聳動。……這一局棋,其實是吳清源一個人力戰本因坊派(當時稱為「坊派」)數十名高手。下到第一百四五十着時,局勢已經大定,吳清源在左下方佔了極大的一片。眼見秀哉已無能為力,他們會議開得更頻繁了。第一百六十手是秀哉下,他忽然下了又兇悍又巧妙的一子,在吳清源的勢力範圍中侵進了一大塊。最後結算,是秀哉勝了一子(兩目),大家終於鬆了一口氣。雖然勝得很沒有面子,但本因坊的尊嚴終於勉強維持住了。」

金庸最後說:「許多年後,曾有人問吳清源:『當時你已勝算在握,為甚麼終於負去?』(因為秀哉雖然出了巧妙的第一百六十手,但吳還是可以勝的。)吳笑笑說:『還是輸的好。』」

(見黃子平〈金庸的散文隨筆〉,蘋果日報二O一三年一月廿七日)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讀書雜記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