畧說三及第

紙上極樂在臉書說起三蘇怪論,有人指「香港才子」陶傑有三蘇的影子。但陶公子的三及第還不行。三蘇,或更早期的如金牙二、依挹等人的這類怪論,其精髓不在嬉笑怒罵,而在三及第。

何謂三及第?即文言、白話、廣東話三結合,要寫好這種文體須三種語文皆嫻熟,殊非容易。香港三及第怪論始自三十年代的金牙二(任護花)、依挹等,然後是梁厚甫、三蘇。三蘇之後有哈公,同時還有個王亭之(談錫永),都是此中高手。哈公謝世、王亭之移民之後,此調幾成絕響。八九十年代信報曹仁超每天寫《投資者日記》,開頭都會來一段「行山友」見聞,涉及投資界以及政壇的「八料」,用的都是非常生動的三及第,趣味盎然。後來因談政治愈來愈敏感,改為只談投資,便沒那麼好看了。不久信報賣盤,曹仁超再寫一段時期就不寫了。但據曹仁超爆料,「行山友」之言原來是老總林行止代筆(林自己也承認)。林生寫時評,既嚴謹也嚴肅,有時寫寫輕鬆小品,間有幽默之筆,亦是點到即止,不料還有此一手三及第。他不止結合廣東話,還挪用台南(福建)方言,如「木宰羊」(意謂不知道)一語,已成老曹(曹仁超自稱)街知巷聞的口頭禪。可惜林生似乎志不在此,行山友退出江湖,他再沒有寫此類文章,三及第文體恐怕真的從此成為歷史名詞矣。

臉書回應

莊若:邁克也可以三及第的。

馬吉:啊是嗎?邁克我較少看。

莊若:他是很港式的新加坡人(所以福建話也沒問題。)文字見報時,比較三及第(所以反而有些留學台灣的華人讀不懂。)出書時,據說會修改得比較純正,不過我沒什麼發覺。

可讀他新的一篇三及第: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36909263/

馬吉:其實不很三及第,主體仍然是白話,只有少許廣東話,文言則不見。

附錄:

奧斯卡魅力
邁克

對着電視寫稿,一年僅此一次,奧斯卡魅力之無遠弗屆可想而知。搞基搞得不亦樂乎,電視機卻從來不熱衷搞,平時難得端坐在公仔箱前行注目禮,法國電視台節目那麼豐富多采,我也高傲得只在前度家食晚飯才用眼尾瞄一瞄──為什麼好地地會變成過去進行式的「前度」,單單這一南轅北轍的習慣已可解釋一切。每次離開巴黎外遊前,都會依照家居安全指示,先拔掉蝸居所有大大小小插掣,盡量減低祝融光顧的可能,但上次回去兩個月,竟然沒有插電視機掣也渾然不覺生活有何缺失,甚至連有內置光碟播放系統的電腦也沒插,過的簡直是一般人心目中的石器時代日子。

因為時差,在歐洲追金像獎直播必須捱更抵夜,既然美國電影學會迄今漠視我的成就和貢獻,從來沒有提名表揚,我當然不會犧牲和周公的幽會捱眼瞓。香港和洛杉磯相隔十幾個鐘,起床正值花枝招展的明星魚貫入場,不看白不看,於是這幾年成了忠實觀眾,依時依候同步鼓掌和喝倒采。然而這個傷風未癒的星期一,晨早九點半打開旅館電視,由甲台轉到乙台轉到丁台,完全不見盛況蹤跡,打電話向楊導求教,才知道於高清台播出。唉,山旮旯三流客棧怎會提供如此先進設備,幸好網絡乜都有,斷斷續續跟足全程。所以雖然沒有五光十色畫面助陣,聽到那位「華人之光」獲得最佳導演獎,我依然第一時間尖叫「撞鬼」,不喜歡的女星榮登影后寶座,呼籲開壇作法咒她名落孫山的小巫馬上自責功力未夠。眾望所歸和跌眼鏡加起來,結論只得一個:史匹堡在荷里活的人緣原來這麼壞,下回投注說什麼也不要再投他!

(原刊蘋果日報二O一三年二月廿六日)

Advertisements
本篇發表於 讀書雜記 並標籤為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