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登恩與金庸

沈登恩主持的遠景出版出過香港作者的書,部分是鄭樹森牽線的,如陳炳良的《張愛玲短篇小說論集》、也斯和范俊風主編的《大拇指小說選》,還有劉以鬯的《酒徒》等。沈想出版金庸的書,但金庸不相信台灣能正式出版。那是一九八O年代,遠景的書在香港很銷得,也有代理,並開了銀行戶口,賣書所得都存進去。沈於是跑到香港,在銀行提了大包現鈔,據說有數十萬之巨,拿去跟金庸簽約。但後來遠景逐漸走下坡,未能定期結算版稅,金庸收回了版權,轉交遠流另行出版。沈對此十分氣忿,認為金庸不夠「俠義」。鄭安慰他說,以金庸在香港的多番改變來看,大概這才是「本色」。沈後來又通過戴天,替林行止在台灣結集,一口氣出了上百種。這些書台灣一般讀者不看,但對財經界、新聞界和一些想知道大陸、香港以至國際狀況的朋友來說,是個重要窗口,因此在台灣有相當的影響力。沈告訴鄭,他爭取林行止,除了佩服他的文章寫得好,有分析力、說服力,更想向金庸示威,由於林當時已被譽為「香江第一健筆」,比苗頭之餘,還出出心中悶氣。

(鄭樹森《結緣兩地》,頁82-88,洪範書店二O一三年二月)

廣告
本篇發表於 讀書雜記 並標籤為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