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共、親共

讀鄭樹森《結緣兩地》,提到《盤古》、《中大學生報》的左傾。那是七十年代,類似的刊物不少,像李怡主編的《七十年代》也左得很。那時我還是個中學生,對那些非理性的大批判文章總讀不下去,難以認同,相信也沒有多少讀者會認同。作者恐怕也一樣吧,但為甚麼仍然要寫,猛烈地寫,有何背景或目的,可惜當事人諱莫如深。古蒼梧是《盤古》的重要人物,他在口述史也提到它的左傾,不過究竟為甚麼會這樣,亦語焉不詳。後來打倒四人幫,許多人又忽地「覺醒」了,這又讓我覺得很奇怪,難道他們以前一直沒有覺察到?以他們的學識,真的那麼容易被蒙蔽?像《七十年代》就變身為《九十年代》,由極端親共而至極度反共,這也是我想不明白的。當事人自然也不會告訴你。

臉書回應:

曾堯:六七十年代全世界知識分子都左傾得很,嚮往社會主義/共產主義人間天堂。在香港,直至文革的真貌曝光,不少人誠心相信解放後的新中國正朝着光明的大路走。

信念破滅後,有人從左傾急轉至反共,繼續在思想界活躍,很多卻是心灰意冷,淡出,過普通生活。也有不少承認共產主義的實踐失敗了,但思想信念沒有根本動搖。

張錦忠:很多人走過那個年代,就「昨非今是」了。

馬吉:「誠心相信」我是有疑問的,蘇賡哲也不認為司徒華是「誠心相信」。

再說得露骨一點,根本是因為接受資助才親共(即類似今天的五毛,不是全部也該是大部分)。四人幫倒台後,統戰政策有變,紛紛拔喉。當時香港正困擾於前途問題,反共較有市場,被拔喉者於是來個急轉彎了。當然這只是個人的猜測而已。

廣告
本篇發表於 讀書雜記。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