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求

鄭樹森初去台灣時,應香港僑生何步正之邀,參與《大學雜誌》的編務。這雜誌當時較為開放,經常刊登敏感文章,大打擦邊球,為當局所忌。後來他又參與《文學季刊》、《現代文學》、晨鐘出版社等的事務。陳映真因言入獄後,許多文化界中人相繼被逮捕或抓去問話,一時風聲鶴唳。何步正不久也被捕,鄭估計接着就輪到他了。他聽說警總抓人多是在半夜,不驚動老百姓。當晚他穿得暖和些,帶幾包菸,然後就坐等。他再研究了一下那些犯禁的香港文藝書籍,如《中國學生周報》、《盤古》、《明報月刊》等,覺得留下些「罪證」讓他們抄去,比沒有好,沒有的話,反而要諸多交代,牽連更大,最後決定原封不動。然後又匆匆看了一下信件,因為太多沒法處理,也就算了。他就這樣一個人抽悶菸到清晨,結果沒有人來抓他,他也沒有下獄。那天晚上他心情很複雜,一來是香港的文字材料,二來是他牽涉很多,千頭萬緒,要交代也交代不完。他最擔心的是警總的刑求,自己可能因恐懼而承認了很多不該承認的罪名,或胡亂指控別人。他說:「這樣的考驗最後如何很難說,有些人平時很硬朗,但進去以後還沒有刑求,就已經一切都招認,出賣朋友、誣指朋友。」(《結緣兩地》頁54-58)

鄭教授說得很坦白,口頭上嚷嚷要講道義、理想,不惜壯烈犧牲很容易,但事到臨頭,沒有多少人辦得到。正如一個人未中六合彩頭獎,都會說自己中獎後一切如常,生活不變。然而一朝暴富,不性情歪變者幾稀。這原是人情之常,明白了,也就不必動輒站在道德高地去譴責他人。

Advertisements
本篇發表於 讀書雜記 並標籤為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