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宇的夢幻詩集

夏宇《備忘錄》一九八四年初版,一九八六年再版,奇怪的是,書迷追逐的多是再版,也許初版少見吧,我曾經在拍網見過,裝幀頗為粗糙,類似拍紙簿的模樣,是否亦因此不為書迷所喜?夏宇有這樣的說法:「一九八四年的九月,詩集印好的第二天,我在飛機上,想着有500本詩集將在雲朵下面的這塊土地上流傳……一年後回來,找到一種便宜又堅仞的紙叫做牛皮紙,用牛皮紙重印,變厚了,翻起來啪啪啪響,像穿一件大襯衫,站在風裏,風在衣服和身體間竄動。」換句話說,初版是印了五百本,再版印了多少,眾說紛紜,大概也不會多。因為手工製作,每本的裝訂都不盡相同,據台灣九歌出版社編輯也是藏書家陳逸華說,再版封面共有褐、綠和深藍三種顏色。內容方面,再版刪了〈也是情婦〉,補入了〈節目單〉和〈今年最後一首情詩〉。兩個版本均無版權頁,也無定價,據聞再版本當初售NT$120,今天身價已暴升百倍有多。二O一一年它在茉莉拍賣,成交價NT$22,300(約HK$6,650),那是詩人商禽舊藏,也許有所「溢價」,不過它近年的成交價總在新台幣萬五萬六之間。

夏宇第二本詩集《腹語術》一九九一年出版,乃大開本,但也有兩種版本,一種較大,為37 cm X 42 cm,另一種為19 cm X 21 cm。前者印100本,後者印1,000本。這詩集分別於一九九七年再版和二OO八年三版,封面換了,開本變得正常些,內容一如舊貫。夏宇說改版時本來無法克制改寫的衝動,但一九九五年出版的《●摩擦●無以名狀》,原是由較大開本《腹語術》剪貼而來,已是另類改寫,她才按兵不動。

至於一九九九年出版的《Salsa》,只玩了一下毛邊,算是較「傳統」的了。對了,還有本中英對照詩集《Fusion Kitsch》,由Massachusetts Cultural Council二OO一年出版。夏宇的詩集都是自費出版,這本中英對照可能是唯一非自費的。它選錄了《腹語術》、《●摩擦●無以名狀》和《Salsa》的詩作;難得的是,尚有一輯「早期及未結集之詩」。

《Salsa》、《●摩擦●無以名狀》我有的是較後期版本,裝幀都無太大變動,只《●摩擦●無以名狀》封面由初版的啡黃轉成白色。《腹語術》三個版本我都有,初版是較小開本的,即1,000本之一,有夏宇簽名,二O一O年購自台灣布拉格書店。《Fusion Kitsch》同年得於美國亞馬遜。《備忘錄》入手最遲,因是著名的「夢幻逸品」,每回在台灣網拍都「見光死」,競爭劇烈,我難以插手。二O一一年底,香港詩人林力安的藏書忽地大量散出,某舊書店接了三十多箱,《備忘錄》正在其中。那舊書店只售HK$10,我後知後覺,無機緣撿這個大便宜,是從另一舊書店買回來的。

夏宇每本詩集都在裝幀上費不少心思,第五本詩集《PINK NOISE粉紅色噪音》玩得更厲害,竟是本「透明的書」,所有文字都印在「透明賽璐璐片」(即菲林片)上。詩全都中英對照,中文用粉紅色,英文用黑色,如果要看清楚內容,非要在底下墊上白紙不可。不過有粉絲反對墊紙,說這樣會失卻那「噪音」的意義。夏宇也分明說:「我一直想做一本透明的書,完成這三十三首詩後,我覺得再找不到更好的機會了,用透明書裝載一本噪音詩……我把它泡在魚缸和游泳池裏我讓它淋了幾天的雨……」台灣誠品信義店展覽此書時,就真的將它泡在水缸裏。也有讀者提議將它拋向天空,以白雲墊底來讀。一本詩集於是出現多種閱讀的可能性,不單純是詩集了,便有人稱夏宇出版詩集簡直是行為藝術。

這詩集二OO七年七月七日初版,二OO八年八月八日再版,多增了廿二頁;仍是三十三首詩,只原來卷末的〈問詩〉增添了英譯本。夏宇在〈再版後記〉說,初版粉紅色噪音如果設定為C大調,再版粉紅色印刷淡百分之十五定為D大調,以後每一版顏色逐漸明亮音貝逐漸升高,到第一萬零一本時,粉紅色噪音就變成白色噪音。當然,她到底沒有來一本「無字天書」。

夏宇跟台灣淡水的獨立書店有河book相熟,她好些詩集都在那裏寄售,常會附送紀念品。像《粉紅色噪音》再版本就有她親簽的海報,這些東西我隔海是訂不到了。兩版《噪音》我都購自博客來。然後有一天,我在序言發現那再版本,咦,書中夾着四張名信片,好像未曾在台灣的網站見過。書的訂價頗貴,況且我已有了,但為了那名信片,咬咬牙就乖乖掏腰包。

夏宇筆名不少,另有李格弟、李廢、童大龍等,專門用來寫歌詞的,像趙傳名曲《我很醜,可是我很溫柔》,歌詞正是李格弟手筆。二O一O年十月,夏宇將歌詞結集成兩本書:《這隻斑馬》、《那隻斑馬》,作者就是李格弟\夏宇。這兩本合在一起算是她第六部詩集。兩書硬皮精裝,封面都作斑馬紋。《這隻》純然黑白,《那隻》則色彩繽紛,內頁橫切斷開,兩大頁斷成四小頁,夏宇說是「攔腰一刀分成四個象限」,可以混着讀,隨時「轉台」,翻啊翻啊,彷彿有千萬斑馬在奔騰,尤其是彩色的《那隻》,分外炫目。

兩書當初也在有河開售,有簽名本,也送簽名海報。我不能沾手,向布拉格書店求救,他們卻說暫時未收到書,無能為力。此時忽地收到舊香居通報,告知有少量簽名本。我連忙拿了一套,再問布拉格,他們今回說,書是有了,但沒有簽名。詩人店主銀色快手仗義,說要親自寫信問問夏宇,着我再多待些時。又等了好久,銀快仍渺無音訊,我以為沒有希望了。我有了舊香居的簽名本,其實已心滿意足,然而說了要的書不好取消,於是馳書銀快,說如果不成,請給我沒有簽名的吧。誰知過了不久,銀快回覆,云捷報傳來,不僅有簽名本,還讓夏宇題上我的大名,哇。

一年之後,夏宇再度出擊,出版第七本詩集《詩六十首》,分黑版與銀版。兩書在博客來有售,但兩種版本只隨機出貨,即使一口氣訂購幾本,也有可能是全黑或全銀的。正感躊躇,台灣書友知我心意,居然替我買到黑銀兩版,並打算送我。呀,世上有此等好事。我無以為報,記起她曾經嚷過「兩隻斑馬」只有第二版的簽名本,沒有初版的。我便借花敬佛,將舊香居那套轉送給她。我們約定在同一天寄書,果然就在同一天各自收到書,恰值耶誕佳節,彷彿回到小時候玩交換禮物的光景。

書友還告訴我,初版本《這隻斑馬》,書邊一律都有斑馬條紋的,但《那隻斑馬》的條紋版卻只在有河、小小、布拉格、舊香居等「友情」發售,數量不多,她也搶不到。我轉贈她的,赫然是條紋版,讓她開心了半天。

《詩六十首》裝幀的妙處在封面,塗了層橡膠,像擦獎卡或台灣所謂的「刮刮樂」那樣,可拿硬物在上面大刮特刮,刮出不同圖案。夏宇更在貼圖網開了戶口,起初叫「詩60首的1000種封面」,後來改為「尋找一千個封面\夏宇詩六十首」,放了各種讀者「創造」的封面。說要尋找一千個封面,莫非黑銀版就各印了五百本?

參考:

1. aNobii有關《PINK NOISE粉紅色噪音》的評論
2. 隱匿〈夏宇《粉紅色噪音》已絕版〉,有河book網站二OO八年八月十九日。
3. 尋找一千個封面/夏宇詩六十首
4. 陳逸華〈玩詩夏宇〉,《我的書和我讀的書》二OO六年八月三日。
5. 〈夏宇《腹語術》幾種版本展示〉,有河book網站二O一O年六月十九日。
6. 蠹魚頭(傅月庵)評註《備忘錄》,茉莉二手書店網站二O一一年一月。

(原刊《聲韻詩刊》二O一三年二月號第十期)

Advertisements
本篇發表於 購書瑣記 並標籤為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2 則回應給 夏宇的夢幻詩集

  1. Nicole Sung 說道:

    您好!請問,您知道如果要聯絡上夏宇老師本人,需要透過哪間出版社,或是書店嗎?(抱歉,冒昧提出,因為有看到您提到請夏老師簽名的過程與分享/布拉格書店)
    因為,我買了有一本"粉紅色噪音",想要轉贈給個一位相當重要的人,她是夏宇老師的崇拜者+詩迷
    她這兩年都不在台灣,也因為工作的事情常陷入情緒,希望能給她這份禮物,讓她記得那段拜讀夏老師詩集便能拾起實現夢想的快樂。
    希望這篇留言沒讓您造成困擾,也謝謝您耐心的讀完 🙂
    Have a nice day (weekend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