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紅《呼蘭河傳》

《呼蘭河傳》蕭紅一九三八年九月與端木蕻良到了重慶時已着手撰寫,一九四O年一月抵達香港後續完。她起初對書名猶豫不決,端木覺得她該以家鄉的一條河命名,叫甚麼「泥河」、「土河」都不合適。她想起家鄉叫呼蘭縣,縣裏有條呼蘭河,打算叫《呼蘭河的女兒》。端木記得讀過本《尼羅河傳》,聽上去很有氣魄,便建議不如改為《呼蘭河傳》。

《呼蘭河傳》一九四O年九月一日在星島日報副刊星座連載,十二月廿七日刊完。蕭紅將它交遷往桂林的上海雜誌公司,於一九四一年五月初版,為鄭伯奇主編的「每月文庫」第二輯中的一本。不過,據葛浩文考證,它延宕至一九四二年四月才出版,而且印刷粗陋,錯誤極多,又碰上香港淪陷,作者已去世,所以銷售情況不好,也沒有人過問,幾乎就此消失。此書一九四三年六月曾由桂林河山出版社再版,編者為「松竹文叢社」。

一九四七年六月,上海寰星書店又將之重印,列入范泉主編的「寰星文學叢書」第一種,據說底本是駱賓基提供的,較接近蕭紅的原始文本。書前還有蕭紅遺像、駱賓基的《蕭紅小傳》和茅盾寫的序。這個版本二OO五年五月天津百花文藝出版社曾原樣影印出版,今天較易見到。

大陸易幟後,《呼蘭河傳》也出過幾版。最先是一九五四年五月上海新文藝出版社的繁體字重排本。這個版本抽掉寰星版的遺像、小傳和序,只剩下文本,但內容也多所改動。據章海寧說,香港新藝出版社也曾印過一版。這個我未曾得見,我倒有個香港新文學研究社的版本,一九七五年十月出版,是依照新文藝版影印的。當初我讀的就是這個版本,斷斷續續讀了好幾年,並非寫得不好,而是寫得太好了,不忍心就此讀完。

然後一九七九年十二月黑龍江人民出版社出了個簡體字版,書前另有一幀蕭紅像,並恢復了茅盾的序。駱賓基的《小傳》沒有了,只寫了後記,說《呼蘭河傳》:「一九四二年以後由桂林松竹社再版。解放後上海新文藝又第三版出書,現在由黑龍江人民出版社重印,實際是第四版了。」其中「桂林松竹社再版」實係誤記(「松竹文叢社」只是編者),又漏了個上海寰星版;而這個黑龍江版其實已是第五版。

《呼蘭河傳》起初出版不久,曾遭到文評家嚴厲批判,那時抗戰方殷,蕭紅不去寫戰鬥文章,卻一味懷舊抒情,被稱為大倒退,是文學上的敗筆,完全脫離羣眾和鬥爭。

直至八十年代改革開放之後,大家才重新發現蕭紅。小說家林斤瀾就對蕭紅高度評價,說自魯迅之後,小說只得「一城兩傳」,即沈從文的《邊城》、蕭紅的《呼蘭河傳》和孫犁的《鐵木前傳》。又說:「蕭軍、端木蕻良、駱賓基活到八十好幾,但都沒有多少傑作流芳。蕭紅三十一歲,一部《呼蘭河傳》石破天驚,抒情牧歌,奇美驚世,像是燦爛的星星,懸掛在文學的夜空,永永遠遠!」

葛浩文則說,當文評家上距戰時愈遠愈稱頌《呼蘭河傳》,這即為它不朽的明證。

(桂林上海雜誌版書影來自袁權《蕭紅全傳》,桂林河山版書影來自李守義編《民國書影》。)

參考:

1. 程紹國《林斤瀾說》,人民文學出版社二OO六年十二月。
2. 李守義編《民國書影》,北京中國書店二O一O年四月。
3. 孔海立《端木蕻良傳》,復旦大學二O一一年一月。
4. 葛浩文《蕭紅傳》,復旦大學二O一一年一月。
5. 季紅真《蕭紅傳》,現代出版社二O一一年五月。
6. 袁權《蕭紅全傳》,中國青年出版社二O一一年六月。
7. 袁培力〈松竹社版《呼蘭河傳》的疑惑〉,《大自然的精靈──蕭紅》二O一一年四月七日。
8. 章海寧〈《呼蘭河傳》單行本版本目錄〉,章海寧新浪博客二O一三年四月十八日。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讀書雜記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