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紅《生死場》


蕭紅蕭軍一九三三年冬在哈爾濱認識了傅天飛,聽了他講述參加磐石游擊隊的故事,大受感動。那天蕭紅一邊做飯,一邊聽,聽得入神,結果餅都煎糊了。她還記住了傅天飛狠紅的臉。次年夏天,兩蕭到了青島,蕭軍寫了《八月的鄉村》,蕭紅寫了《麥場》,其中都有傅天飛提供的素材。而傳天飛幾年後殉國,才廿七歲。

這一年十月,兩蕭輾轉來到上海,幸得魯迅幫助,漸漸打入當地文壇。但他們的作品也不是暢通無阻,像蕭紅的《麥場》,本來生活書店願意出版的,送審半年,卻仍不獲批准。魯迅將稿件轉交《文學》雜誌,接着再交《婦女生活》雜誌,都被退了回來。

一九三五年三月五日,魯迅宴請葉紫和兩蕭。他們向魯迅提出要創建奴隸社,自費出版「奴隸叢書」。魯迅聽了十分贊成,說奴隸總比奴才強,奴隸是要反抗的。為了避過審查,葉紫還虛擬了個上海四馬路的容光書店,作為發行所。一九三五年五月,印出了奴隸叢書之一葉紫的《豐收》,六月出版了叢書之二蕭軍的《八月的鄉村》。

蕭紅的《麥場》在朋友間傳閱,大家對書題頗有意見,後來胡風一錘定音,建議改為《生死場》,魯迅聽說後也同意。《生死場》便於同年十二月由奴隸社出版,是為奴隸叢書之三。魯迅寫了序言,胡風寫了讀後記。

蕭紅以前的筆名多署「悄吟」,即「悄悄地吟詠」的意思,今回出版《生死場》,首次用了筆名蕭紅。書的封面底色紫紅,攔腰一條斜線割成上下兩半,生死場三字垂直在右邊上半部,字的周圍卻染黑了。有人以為這個設計象徵了東北三省之被瓜分。蕭軍一九七九年回憶說,那半紅半黑其實只代表生與死,沒有特別含意。

《生死場》跟其他兩種奴隸叢書一樣,有魯迅的序,還多了篇胡風的〈讀後記〉。另外有一頁〈小啓〉,約畧介紹了三本「奴隸叢書」,並說:「至於還想要知道一些關於在滿洲的農民們,怎樣生,怎樣死,以及怎樣在欺騙和重重壓榨下掙紮過活,靜態和動態的故事,就請你讀一讀這《生死場》吧。」最後說,如果力量夠,還要出版「奴隸叢書」第四部。當然,今天我們知道,「奴隸叢書」就只得這三部了。

這書蕭軍曾交哈爾濱魯迅文化出版社於一九四七年四月再版。我也在網上見過生活書店一九四七年二月的「勝利後第二版」。據蕭紅研究專家章海寧說,它從一九三五年初版到抗戰勝利,至少再版八次,從一九四六年到一九四九年至少新版四次。這些版本都保留了初版本的本色,沒有任何改動。到一九五三年三月,上海上海新文藝出版社以繁體字重印,這一版卻大動手腳,刪掉了好些性描寫。書前的魯迅序是保留了,胡風的讀後記已被抽掉。一九八O年五月黑龍江人民出版社、一九八一年五月人民文學出版社,都曾用簡體字重排出版,文字依據的正是新文藝的「潔本」。兩個八十年代版都恢後了胡風讀後記,書前分別增添了蕭紅不同時期的照片,黑龍江版更有蕭軍的〈重版前記〉。

上海書店八十年代複印過不少新文學著作,其中有一套出版於一九八五年十一月共十五冊的「魯迅作序跋的著作選輯」,便包括了「奴隸三書」。版式、內容俱照原樣影印,相當傳真。《生死場》奴隸版香港七十年代亦曾翻印,連版權頁都翻印了,可算負責任;奇怪的是,像是跟新文藝版對着幹似的,抽掉了魯迅的序,保留了胡風的讀後記。書後的「小啓」同樣欠奉。封面換過,藍色作底,書名移到左邊。這個書名跟初版均為手書,但初版的字頗稚拙,想來出自蕭紅,且用的是簡體字;這港版則毛筆繁體題寫,似不是套用舊版,竟是新寫的,筆力蒼勁,倒不知是誰的手筆。

(奴隸社版和生活書店版書影都來自孔網,其他的都是我的藏書。)

參考:

1. 季紅真《蕭紅全傳》,現代出版社二O一一年五月。
2. 章海寧〈該還蕭紅《生死場》本來面目了!〉,章海寧的博客二OO九年一月六日。

Advertisements
本篇發表於 讀書雜記 並標籤為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