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拇指叢書

陳進權在臉書回憶編輯大拇指叢書,是很有價值的資料。可惜發表的地方頗不集中,有一篇在他自己的臉書,另兩篇在大拇指專頁。現將三篇還有肯肯的回應都貼在這裏,方便檢閱。陳進權在〈大拇指叢書之三〉的貼圖有一張版頭是「星橋特稿」,當是來自星島日報星橋版。該版當年我也常看,也常投稿。

大拇指叢書之一:也斯詩集《雷聲與蟬鳴》
陳進權

1978年也斯離港赴美深造前交給大拇指同人一個「任務」,就是完成詩集《雷聲與蟬鳴》的出版。其實詩集是也斯自費出版,僅是借用大拇指名義而已。當時採用哪種方式編排已記不清,印象中好像與編大拇指一樣先用中文打字,再按每版規格粘貼好才交給印刷廠。也斯交給我們時大部份版面已貼好及校對過,而且已商議好由大拇指的第一代編輯、現今的飲食家劉健威負責印刷。結果印刷好發覺有一個錯字,而且一些版面部份文字模糊,部份版面文字高低相差10多毫米等等,效果很不好,顯得有些粗糙。當時大家商議解決錯字的方法——1、用小方塊將錯字塗去再在旁邊蓋上正確文字,2、用中文打字打出1000個字再逐本粘貼。結果應是採用第二個方法。我自己留下的一本冊沒有改正錯字痕跡,可能故意留一本有錯字的“獨特版”吧。 發行採用寄售的方式——即是將書交給書店,售出才結賬,售不出退還。 遵也斯囑託寄了10冊給台北周夢蝶的書店,大約一年後周夢蝶的書店要結束,周先生很負責任的將未售出的書退回來了。我還保存了寄書包裝紙上周先生手寫的地址剪片。 直到也斯回港,詩集仍有較多存書,其後售罄並且有另一新版本,我就不瞭解。


《雷聲與蟬鳴》初版封面


周夢蝶寄回書籍手書地址

TK Chan臉書二O一三年五月廿五日)

大拇指叢書之二:鍾曉陽《春在綠蕪中》
陳進權

最初也斯詩集以大拇指名義出版,只是因利乘便,並無繼續出版其他書的計劃。其後由於大拇指辦過“鍾曉陽作品小輯”,反應不錯,並且鍾曉陽的《停車暫借問》在台灣出版後,我要來100冊很快售罄,因此與台灣三三書坊負責人朱天文(該年初我往台灣旅遊順道到朱家拜訪三三同人,當時他們正在校對排出來的書稿)接洽直接用台灣版印刷香港版(省卻排版校對的工序)。但後來由於出現海盜版,而且鍾曉陽已答應交給當代文藝出版(我同時與台灣及鍾曉陽聯繫而當代文藝的黃南翔早於我直接與鍾曉陽接洽),只好中途擱置,因此才計劃編輯出版小說散文集《春在綠蕪中》。由於鍾曉陽遠在美國,發表過的作品大部份不在身邊,只好由我找出她的作品影印後寄給她修改,幾經郵遞書信往還才定下稿來。與此同時台灣洪範書店也在排印鍾曉陽的小說集《流年》,其中兩篇小說與大拇指選入的相同。這本書採用植字排版(早已淘汰的排版方式),封面設計與也斯的詩集一樣由劉佩儀負責。當時定價16元,鍾曉陽知道後還擔心書價高銷路不好,連累大拇指虧本呢。想不到後來1000本書很快售罄,進賬全部用於支助大拇指的出版經費,鍾曉陽沒有收取半分版稅,僅送給她二三十冊書而已。

馬吉:請問這本跟三三版《細說》的關係?兩本書的文章也有重複。

TK Chan:沒有任何關係,三三的《細說》是散文與詩選集,大拇指的是小說與散文選集,洪範的《流年》是小說集,三本同一時期出版。當時三三的書好像沒有發到香港,因此不會有衝突(《停車暫借問》是我請三三寄給我,不是他們發到香港)。排印時,三三缺兩篇詩稿,鍾曉陽請我影印寄去,而大拇指某稿缺一部份鍾曉陽請朱天心寄給我。

馬吉:謝謝

The Thumb臉書專頁二O一三年六月二日)

大拇指叢書之三:肯肯《當年確信》
陳進權

當時為何出版肯肯的《當年確信》,我已無印象。

該書採用中文打字。那時我在元朗工作,認識一位打字很用心的朋友,他直接按書本每版的大小規格來打字,連頁碼也按位置打好,省卻再粘貼的麻煩,而且全部“避頭點”,即是除了開括弧,其他標點不會出現在每行的頭頂。沒有經歷過中文打字(或植字)的經驗,很難想像製作的麻煩,當打漏一個字要剪剪切切以將漏字容納進去,可要花費不少技巧,“手藝”不佳就會東歪西倒,哪像現今電腦的修改不着痕跡?與同樣採用中文打字的《雷聲與蟬鳴》比較,兩書的製作效果截然不同。最近翻出這書稿的版樣,當年的打字不少已發黃,任誰也不相信這本漂亮的書是從那醜小鴨蛻變而成。

封面分別有兩種不同顏色,一種樹刷黑色,書名綠色;另一種樹印銀色,書名黑色。第一種刷色是肯肯的意思,而第二種刷色是我的提議,猶疑未決就兩種各印一半,結果肯肯反而對第二種刷色較滿意——我沒記錯吧?書名是托北京一位朋友請詩人王辛笛題的,題字鈐印實物大很多,屝頁由於題字縮小後與原大私章顯得不協調,當時考慮將私章縮小製一個鋅板或膠版待書印好逐本加蓋(有直接鈐印的效果),後來還是增加一點印刷費以套紅印刷。肯肯說她也喜愛王辛笛的詩,得到王先生的題字很滿意。書印好題字原件送了給肯肯。

印刷費由大拇指眾人分擔,由於這書銷量不理想,發行商要退回,可是已“無處容身”,只好請發行直接送了部份給創作書社,還有部份送給文星,是賣是送由書店全權處理。這兩間書店今均已結業,現在要找一冊也不容易,我自己亦僅存一冊銀色封面的。

【上面的文字已寫好一段時間,最近才得知肯肯托吳浩然保存了一批,到底有多少冊我也不知道,但數量一定不多。另外記不清早年我曾將一批什麼書(是《当年确信》吗?)送到馬大荃灣舊居存放,馬大移民加國後,聽說舊居已出售,那些書應送往廢紙再造去了。——還是輾轉交給吳老保存至今?】

Monk Muk:很久沒有乘電車了,不知車上還有沒有鈐聲?慶幸的是,大拇指仝人還可以在大拇指FB上談談『情』,說說『愛』,雖然感覺有点漸行漸遠,有時感覺仍很親近,文藝氣息仍在呢。

Miu Siu Yuen:我好奇的看看自己的是那個封面,原來是第二種,真是一本好書,銷量不隹真是可惜,我是替錯過這書的朋友可惜。

Candaces Chung:阮,讀妳在大拇指給各人的留言,總感到暖意。當年,妳寫,給你,親愛的朋友,助我撐過艱難的日子。妳的文字,就有那力量。可不可以,請妳繼續寫呢?請妳。

Miu Siu Yuen:書中有一段是這樣的:「在不同的軌道上,迎面遇上,便歡歡喜喜的敲兩下鈴,打過招呼,又各自奔走。」說的雖是電車,但我想到的是我們大拇指間的友誼。

Ho Yin Ng:陳老兄,文章文中出了點誤會,當年是王國霞託我保存一批,也有好一段日子,後來王國霞取回說要還給肯肯家人,自己只保存了一本。


銀色封面


肯肯在我的一冊上題簽


張灼祥訪問兩位大拇指編輯談《當年確信》
1987.11.14


夏潤琴談《當年確信》
1987.11.24


小航(許迪鏘)介紹《當年確信》
1987.11.19


小航讀後感
1987.11.18

The Thumb臉書專頁二O一三年六月十二日)

想當年
肯肯

舊事,翻起,有時候唏噓。有時候,像在這十二度有風有雨的六月早晨,竟然帶出一絲溫煦,暖暖心頭。

當年,大拇指集資替我文章結集,編輯先生現在無印象緣起,我幫忙想呀想,一般茫茫然。事隔經年,這一段,大家商量,叢書應該繼續下去,還有誰和誰,可以。而我,得到偏愛,且萌去國之意,大家先給我留紀念。這,是記憶,還是想望?

那些日子,是不是我一頭栽進野心堆疊的公事上,已經疏離編務,寫作交白卷多年了?工作崗位,背後冷箭嗖嗖,時間浪費在應付人事傾軋,心疲力瘁,對人際關係感到無助和失望,不若,退一步,海濶天空。

《當年確信》籌備多久呢?弟弟封面照片,馬四秀雅的插圖。也斯答應寫序後來事忙作罷,編輯先生卻靜靜地帶來辛笛先生題字的驚喜。有一個周六下午,銀行中心頂樓,大家團團圍坐在我上班的課堂,揀選文章,這一篇好,那一篇,要不要。我記得,室內笑語盈盈,窗外陽光普照。

書出來了,[開卷樂] 要做訪問,大家深知我入不得廚房出不得廳堂,幸好得夏潤琴與馬康麗捱義氣出席,你看,肯肯是這樣被寵壞的。張灼祥後來贈我原聲帶,RTHK63編號90/644。一小盒,一大片,好友心事。

書結集,是終結,是開始。婚後申請居英權,官列來一大串要件呈交,證書婚照當然,還要情書。嗄?不如連<當年>也附上,反正題獻,是他。忐忑不安,左等右等,終於批出來了。官還親自來電,致歉,畧有延遲,是要讀完書歸還呀。怎麼不早說,害我寢食難安。快快寫下地址給她寄一本。

若干年後,有天在鰂魚涌吉之島商務,亂書堆中,彷彿,有一本銀樹黑字,減價十元。我瞄瞄,行開去,又回頭,拿起,放下,沒有相認。

我是個 accidental writer (中文怎麼說好),一直,鍾愛文字,寫寫,停停,當然不是逢場作戲,但亦不曾用功。著作是嚴謹的,我沒有底子承擔。寫了字,結了集,這些年後,驚見編輯先生的書評書話剪報,原來曾經有迴響,甚老懷安慰就是了。

歲月期期艾艾二O一三年六月十四日)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01) 大拇指臉書目錄, 讀書雜記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