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蕭的《跋涉》

《跋涉》著者三郎、悄吟,即蕭軍、蕭紅,這是他們的第一本書,自費由哈爾濱五畫印刷社出版,費用都是朋友湊來的。書名原擬定《青杏》,其後又改為《跋涉》,收錄了蕭軍小說六篇,蕭紅小說五篇、另加一首短詩。畫家金劍嘯設計了封面,是有山有水的圖案畫。山是灰黑色金字塔,水是幾條銀色的曲線條紋,全都畫在一條一寸五分寬的窄帶上,橫欄在封面三分之二的地方。下面寫着「跋涉」兩個字,和兩人的署名。但這個封面製作起來太困難,成書時便放棄了。蕭軍找到一塊木板,在校對房裏用紅色蘸水鋼筆,簡單地寫了幾個字,當作封面。冊子正待裝訂時,恰逢中秋節,工人放假三天,兩蕭請教了排字師傅,就自己動手裝訂起來,連夜完成了一百本,興高采烈拉回家分送朋友。

一九三三年九月初,國際協報刊登了廣告:「三郎、悄吟著之《跋涉》,計短篇小說十餘篇,凡百餘頁。每頁上,每字裏,我們是可以看到人們『生的鬥爭』和『血的飛濺』給以我們怎樣一條出路的線索。現在印刷中,約九月底全書完成。」書結果在十月面世,印數一千冊,當時頗為轟動,兩蕭被譽為黑暗中的兩顆明星,卻也引起了日方注意,立遭查禁。蕭軍一九四七年擬將此書交哈爾濱的魯迅文化出版社再版,可是沒有印成。今後四十多年,它都沒有再版,也鮮為人知。

文革時期,蕭軍屢遭批鬥,《跋涉》仍帶在身邊,不時翻閱,並偷偷在書裏題了詞:「此書於一九四六年我在返哈爾濱時,偶於故書市中購得。珠分釵折,人間地下,一幀宛在,傷何如之。蕭軍志,一九六六,三月廿七日於京都」。另蓋了兩個朱印,一為蕭軍二字,一為「銀錠橋西海北樓」。

此書到一九七九年才再版,再版者黑龍江省文學藝術研究所,書後有研究所的說明:「《跋涉》原書為32開本,毛邊。這次複製,排印時除採用簡體字外,正文均按照原書版式重排,不作任何更改。封面、扉頁、出版預告、目錄頁(包括蕭軍手書題記)均照原書影印。共印5000部。」

據研究所的王觀泉說,他們本來打算全書影印出版的,但經費不足,只能找黑河印刷廠,低價排版印刷。「排版的時候,用的是簡化字,這是一大遺憾。」

這個複製本傳到日本,日本又翻印了出版,算是《跋涉》的第三個版本。後來蕭軍經葛浩文介紹,復將此書交劉以鬯主持的香港文學研究社出版,是為第四版。蕭軍寫了第四版序,書出版後還收到稿費三百元人民幣,是他首次在這書獲得的稿費。書沒有出版日期,應是八十年代初出版的。廣州花城出版社一九八三年十一月也將之重印,蕭軍寫了第五版前記,提及日本的翻印本,是他提供給日本友人佐野里花的。章海寧說這個版本「用繁體漢字排版」,彌補了黑龍江複製本的遺憾。但蕭軍前記中只說是依照複製本原樣翻印,「幾可亂真」,沒有說過用繁體字。我在日本網路書店買到一個複製本,版式跟黑龍江本相同,只封面比黑龍江本多了個蕭軍的朱印,扉頁加印了蕭軍手書,云:

浦元里花樣:

您的十一月十九日信已收到,待我抽出時間來再覆你。這本書是東北翻印的一本給我的「樣本」,先送給你罷。

蕭軍
一九七九,十一月 廿七日

浦元里花不知跟那佐野里花有何關係,或竟是同一人?但不管怎樣,想來這就是佐野里花的印本,可惜這本仍是簡體橫排的。蕭軍說它翻了幾百冊,章海寧明確說是三百冊,不知又有何依據?蕭軍在第五版前記中提到日本咿啞書店也曾翻印,然而他未見過,莫知詳情。香港版雖然版式跟原版不同,倒是繁體印的,或可稍補那遺憾吧。

(圖左為花城第五版,右為日本版。)

參考:

1. 葛浩文《蕭紅傳》,復旦大學二O一一年一月。
2. 季紅真《蕭紅傳》,現代出版社二O一一年五月。
3. 袁權《蕭紅全傳》,中國青年出版社二O一一年六月。
4. 章海寧〈《跋涉》的版本及其它〉,章海寧的博客二OO八年八月十三日。

廣告
本篇發表於 讀書雜記 並標籤為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