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芥昱

許芥昱一九四〇年入讀西南聯大,曾受業於聞一多、沈從文、吳宓等,後從軍,一九四五年隨中國空軍奉派到美國,並留在該國。他非常仰慕聞一多,據說他留山羊鬍子便是學聞一多的。他一九五九年獲史丹福大學博士學位,論文寫的正是聞一多。他多才多藝,能詩能文能書能畫也能教,五十年代起,替舊金山州立大學創建中文系,培養了不少漢學家,包括著名蕭紅專家葛浩文等。

他著作頗豐,較重要的有《Twentieth Century Chinese Poetry, an Anthology》(Garden City, New York: Doubleday, 1963)和《Chou En-Lai: China’s Gray Eminence》(Garden City, New York: Doubleday, 1968)。前者是中詩英譯,介紹了四十多位現代詩人,選材豐富,譯筆優美,大受歡迎,許多大學中文系都以此為課本。它另有中文版,即《二十世紀中國詩》,由San Francisco and Taipei: Asian Language Publications一九七二年出版。

後者也有中譯本,是為《周恩來傳》,張北生譯,香港明報一九七六年四月出版。譯本出版時恰值傳主病逝,大陸爆發了四五天安門事件,廣場上出現大量悼詩,此書乘機收錄了些。那些詩其後也有別的選本,「英明領袖」華國鋒上臺之後,人民文學亦於一九七八年出版了《天安門詩抄》,封面由華題簽;但最早收錄那些詩的,當是《周恩來傳》,所收的也最原始,都依據手抄本而來。其詩體有舊有新,不少傳誦一時,如:「欲悲聞鬼叫,我哭豺狼笑,灑淚祭雄傑,揚眉劍出鞘。」又如:「中國已不是過去的中國/人民也不是愚不可及/秦皇的封建社會一去不返了……」後面這首只見於《周恩來傳》,官方版本未收。此外,這中譯本有一幀照片是英文版所無,也是首次曝光,十分珍貴;照片說明是:「周氏與德國女友所生之唯一兒子,一九四四年結婚,蘇德戰爭時陣亡。」

《周恩來傳》在西方影響極大,卻觸動了臺灣與大陸當局的神經,致使作者本人不大受兩岸歡迎。他一九七三年返回大陸,逗留了六個月,除了探親,還打算訪問作家,但遭到重重阻撓,幸好仍成功訪問了好些作家,如沈從文、汪曾祺、馮友蘭、袁可嘉、楊沫、郭小川等。中共最後按捺不住,指他為美國特務,突擊搜查他的房間,捲走全部膠卷,他差不多是被遞解出境的。回美後,他用英文寫了本《Our China Trip》,另附有中文書名《故國行》,每篇都附有中文題目,共五十三篇,寫了此行所觀所感。書是一九七四年出版的,由於他自大陸回來後,即與那邊的家人失去聯絡,他出版此書便不敢太張揚,只印了兩百五十本送人。他另外有個節本公開出版:《The Chinese Literary Scene: A Writers’ Visit to the People’s Republic》,先由New York: Random House(Vintage Books)一九七五年初版,繼由London: Penguin一九七六年再版。

《故國行》出版不久,香港明報月刊曾譯載了些,臺灣調查局也於一九七五年內部發行過一個譯本。據網上資料,香港自由人又在一九七八年出了個廿八章的摘譯本。

一九八二年一月舊金山灣區大雨塌山,沖倒了許宅,許不幸喪生。他的博士論文《聞一多》正由夫人卓以玉着手翻譯,並在香港中報月刊連載了幾期。全書譯畢後,香港波文書局於一九八二年九月出版了單行本,可惜他已不及見了。

廣告
本篇發表於 讀書雜記 並標籤為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