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札記

侯、姣、鱟

鯤西〈哀方言〉一文提到福州方言包含不少古音古義,例如炊具炒禍,他們仍然叫鼎,鼎正是古代的食器。又如他們會形容女子為「侯」。鯤西說,這個「侯」,即是「鱟」,屬水族,雌體大雄體小,雌常背負雄,因此雌雄不分離,漁者取必得其雙,以是人稱之為鱟媚。當說女子「鱟」,便是說她嫵媚弄姿或過份活潑也。查廣東話也有形容女子為「姣」者,大抵也是這個「鱟」。(鯤西《尋找舊夢》,頁1-7,上海辭書出版社二O一一年七月。另謝謝書友Christopher Leung對「姣」的補充)

護書

桑農《隨遇而讀》中有篇〈丁寧護書記〉,十分感人。丁寧乃四十年代名噪一時的詞家。她受聘於南京澤存圖書館,日軍官聽說館中所藏善本甚多,便要來參觀。丁寧生怕那些珍本被刼走,即使軍官拔出軍刀威逼,她也不讓他們進去。日本投降後,有先行飛到南京的國民黨接收大員,想將那圖書館侵呑,丁寧非要由政府出面正式接管不可。大員動粗,打暈了她,她醒過來後仍據理力爭。直至政府全部遷返,她才將澤存圖書館藏書全部移交南京中央圖書館。文革期間,她在安徽省圖書館,紅衛兵要來破四舊,她抵死不從。副館長來了,勸她交出古籍書庫鑰匙,她怒斥館長:「你也要我交鑰匙,你算甚麼館長?」並聲稱:「要鑰匙沒有,要命有一條。」這更惹怒了紅衞兵,將她拉到一邊,打得鼻青眼腫,又用石頭去砸門上的鐵鎖。她眼看阻擋不住,靈機一觸,轉移目標:「你們不是要燒書嗎?我家有很多,就在對面,你們拿了燒吧。可是這裏的書一本都不能動。」她就這樣把火引到自己家中,多年積攢的珍藏付之一炬,安徽省圖書館上萬冊古籍則得以完整保存下來。(桑農《隨遇而讀》,頁45-47,北京金城出版社二O一三年三月。)

伍爾芙

北京三聯一九八九年出過本王還譯的伍爾芙《一間自己的屋子》,桑農讀了,便說:「漢語學界關注此書是八十年代的事,第一個漢譯本直到一九八九年方才問世……」立即有讀者指出,三聯只是「舊籍重刊」,依據的是上海文化生活出版社一九四七年的版本。我不妨再提供一種。此書臺灣也譯過,譯者張秀亞,書名作《自己的屋子》,由純文學出版社一九七三年初版。(桑農《隨遇而讀》,頁77-85,北京金城出版社二O一三年三月。)

廣告
本篇發表於 讀書雜記。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2 Responses to 讀書札記

  1. 小杜白雲 說道:

    台語「掠鱟」,坊間常作「抓猴」,音同也!

    即捉姦之意!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