畧談司馬長風散文集


日前在網站貼了許定銘懷司馬長風之文,有書友問可否談談司馬的《唯情論者的獨語》。司馬六七十年代為稻粱謀替報章、雜誌寫稿,大概在香港也是數一數二的「快槍手」,像三蘇、倪匡那樣,日寫數千言,寫的多是短小雜文,且多是急就章。他自己就常說那些東西價值不大。相對來說,雜誌的文章會長些,也用心些,他編選文集出版時便多選入雜誌的。像《唯情論者的獨語》便是大部分雜誌與小部分報章專欄文章的結集。司馬是個多情的人,說自己像梁啓超那樣,筆端常帶感情。他也熱心助人,那時我唸中學編校刊,想轉載他的文章,寫信給他,他馬上親筆回信表示同意。後來我患上偏頭痛,得知他認識一位針灸師,便又寫信給他,他又樂於將那醫師介紹給我。

《唯情論者的獨語》開篇就是同題的散文,說:「我素來非常憎恨這個『唯』字。在思想世界裏,一切『唯』字號的思想,不管是唯心論,唯物論,唯生論,都是唯我獨尊的意思,必須痛斥而厚非之;現在自己居然唱起唯情論來,未免有點自相抵觸。不過唯情論不是甚麼政治上的主義,只是一種人生態度;並且也無要求別人信從。」我不算真正認識他本人,但作為他一個忠實而資深的讀者,我覺得他一生做人就是貫徹這個宗旨:一方面以理性嚴批唯我獨尊的政權,尤其是中共;另方面,也以情性寬待身邊的親友。

他的三大卷《中國新文學史》被行家如夏志清等惡評,然而至今仍有參考價值,一來他在那時撰史,的確填補了空白,雖然錯誤不少,可是識見非凡,經他品題說好的,就真的非常好,像蕭紅、無名氏等,他下筆亦果然常帶感情,他那巨著因之被稱為「性情之書」,實在當之無愧。如此情、識兼備的文學史著作,恐怕是絕無僅有的。

他出過散文集不少,以前用筆名秋貞理,後來用司馬長風,《唯情論者的獨語》是其中一本,本無甚特別。不過,可能他確實偏愛此書,共出過四種版本,這倒是其他著作沒有過的。計有香港三種,以時間序是小草出版社版、文藝書屋版和創作書社版。小草和文藝版同於一九七二年出版,創作版一九七八年出版。小草和創作版我沒有,文藝版以前有過,小三十二開,淺綠色封面,十分精緻可愛。現存的是臺灣一種,由遠行一九七六年三月初版,列入「小草叢刊」。這叢刊另有司馬三本散文集,即《舊夢新痕》(一九七六年七月)、《吉卜賽的鄉愁》(一九七六年十二月)和《綠窗隨筆》(一九七七年九月)。

許定銘〈懷念司馬長風〉:http://hongkongcultures.blogspot.hk/2013/08/blog-post_9.html
許定銘〈關於《中國近代史輯要》和《唯情論者的獨語》〉:http://hongkongcultures.blogspot.hk/2013/08/blog-post_8358.html
《唯情論者的獨語》書影:http://pictureandbookhongkongwriter.blogspot.hk/2013/08/blog-post_9.html

廣告
本篇發表於 讀書雜記 並標籤為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One Response to 畧談司馬長風散文集

  1. chris 說道:

    司馬長風寫過長篇小說,「驪歌」(1964)香港高原出版社,以抗日時期幾個學生的成長為題,比較沉溺感情,平平之作。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