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凡


陳凡是香港大公報五十年代的副總編兼管副刊,梁羽生和金庸都是他手下的副刊編輯。一九五四年梁、金開始在報上大寫新派武俠小說,聲名大噪。不久,大公報就開闢了專欄「三劍樓隨筆」,由陳凡以筆名百劍堂主與梁、金輪流執筆。那時臺灣寫武俠小說有著名的「三俠客」,即諸葛青雲、臥龍生和司馬翎。他們便以為這「三劍樓」是跟他們針鋒相對。百劍堂主亦寫過武俠小說,但無甚足觀,只好放棄。他其他筆名還有陳上校、徐克弱等。

我藏有他兩本雜文集,一是以陳凡名義寫的《幸福的頌歌》,自學出版社一九五六年一月出版。另一是徐克弱的《燈邊雜筆》,大光出版社一九六九年四月初版。

Advertisements
本篇發表於 購書瑣記 並標籤為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5 則回應給 陳凡

  1. 遠堂 說道:

    許禮平有一篇〈說百劍堂主陳凡〉,登在《蘋果日報》副刋「蘋果樹下」,提到錢鍾書及梁羽生都很推崇陳的詩作,錢更為陳的詩集題句:「筆端風虎雲龍氣,空外霜鐘月笛音」。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apple/art/20130317/18197578
    我藏有一本薄薄的詩集名為〈壯遊詩記〉,香港文宗出版社1955年出版,作者筆名「南鄙人」,據稱即是陳凡,尚待證實。收錄七絕約68首,每詩均附有記人、記事或寫景的短文。
    又聽說陳晚年精神出了問題,令人嘆息。
    遠堂

  2. 通告: 再說陳凡 | 書之驛站

  3. 遠堂 說道:

    十分感謝驛站主人費神「古九」,證實南鄙人即陳凡,又附陳其他資料。
    《壯遊詩記》中一首:「春宵端坐翠華樓,極悵樽前誤一甌,為報陳生問消息,八年未白故人頭。」我當年衹知作者姓陳!
    又一首:「一縷一絲物力艱,豈關言冗說加餐,衆知衰敗驕奢起,未覺趨勤入儉難。」此乃五十年代早期新中國之氣象,半世紀後已是另一世界矣。
    歲近秋分 遠堂

  4. 遠堂 說道:

    近日讀到杜漸的《長相憶–師友回眸》(2015年4月,三聯出版),其中提到陳凡後期的精神異常:「常穿紅襯衫,自稱大刀衛士,揚言要砍人,精神亢奮無法抑制,暴躁偏激,動輒駡人,在報館帶刀出入,開會時跳上台舞刀謾駡」等等。杜漸又寫到陳經常失眠,曾問杜能否請他的醫生父親(李崧)取得安眠葯。最後,杜獲悉陳退休後把病治好,回復正常。
    陳的《壯遊詩記》有此幾句:「黄河怒浪,其狂讓我三分,白驥慄驍,一騁何辭千里!」(頁7)誠屬佳句。當年的狂放豪氣,後期則為病態之躁狂矣!
    躁狂或躁鬱症的患者,不乏有才氣的文學、藝術家;古今中外,屢見不鮮。

    遠堂

  5. 遠堂 說道:

    再寫陳凡

    近閱《梁羽生散文集》(天地2015年7月出版),有一篇:「亦狂亦俠、能哭能歌 ╴憶念《大公報》前副總編輯陳凡」,得悉陳早年用「皮以存」的筆名,寫了一本名叫《轉徙西南天地間》的書,報導湘桂大撤退的空前災難。這書我曾一閱,亦已散失多年。
    陳以「百劍堂主」筆名寫的《風虎雲龍傳》,更早於梁的《龍虎鬥京華》。
    梁又寫到陳在文革時的失常行為,認為不必為尊者諱,筆者十分認同。當時陳的「駡人文章毫無章法,不但欠缺邏輯,有時甚至胡言亂語,激動之時,友敵都駡……」文革成為了過去,陳凡最後也漸漸好起來。其實文化、社會因素,很多時對精神健康有重要影響。
    陳大概於八四或八五年退休,於一九九七年九月辭世;總算是見證了香港回歸。
    未知有無出版社考慮重刊《壯遊詩記》?

    遠堂
    乙未霜降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