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音


臉友提及以前佐敦普慶戲院隔籬的地痞館,爸媽曾帶他去吃飯,在入口處總播着些奇怪的歌,是哼出來的,爸爸說那是盲人唱的,叫做南音。其他人便七嘴八舌,說南音係乜東東,誰誰唱得如何,出過甚麼CD等等。我乘機在自家寫了個帖子,算作回應:

南音最著名的當數《客途秋恨》。我聽過幾家,以新馬師曾唱得最浮滑,不耐聽,不及白駒榮的有味道。我最喜歡是有個叫江峯(?)唱的。小時候聽是的卡式錄音帶,錄音帶壞了就再也找不回來,但那蒼涼的腔調至今縈繞。香港的瞽師也唱過此曲,稱為地水南音,像杜煥、李南都曾經灌錄過CD,不過比新馬更沒有味道。瞽師都在妓院賣唱,他們唱的其實多是「鹹濕南音」,當然《客途秋恨》不是。《客》曲中有云:「小生繆姓,乃係蓮仙字,為憶那個多情妓女,麥氏秋娟……」繆蓮仙實有其人,乃乾隆年間人,據說為了謀生四方奔走,在廣州珠江河上遇上花舫名妓麥秋娟,兩人戀戀不捨,繆於是寫了《客途秋恨》以念之。南音的CD今天應該不難找,許多唱片店都會有。中大更替杜煥出版了專集,我記得曾在商務印書館見過。

大家對「鹹濕南音」最好奇,問有出過CD否。據知,此等曲不是隨便唱的,瞽師都發過毒誓。有人附了條link,乃杜煥唱的《爛大鼓》,說正是杜煥的「鹹濕南音」,但我聽落似乎仲唔夠鹹濕。

另有人提及白駒榮唱的《客途秋恨》CD:「坊間有兩個版本,一為1951年香港捷利唱片的錄音,後由天聲唱片發行,錄音14分25秒。另一為較常見的1961年中國唱片版本,在廣州錄音,約18分鐘。以後者錄音較佳,兩版韻味不同。」很有意思。

不知是否香山亞黃看到我的帖子,不久也發了個帖談南音:

五十年代澳門綠村電台有個瞽師黃德森,長年長月持箏自彈自唱南音,民間故事作一句時唱一句,煙喉出味,平仄鏗鏘,每節十多分鐘一韻到底,奇才也.六十年代曾在廟街短暫現身,其後此菊部遺珠已不知去向矣!

這也很有此思。

記起曾看過魯金的《粵曲歌壇話滄桑》(香港三聯一九九四年七月),當中有不少珍貴資料,於是翻出來溫故知新。原來《客途秋恨》有古本今本,今本即由白駒榮在粵劇《客途秋恨》中首唱,他飾演繆蓮仙,陳非儂演麥秋娟。這劇由黃少拔改編,只是附會繆蓮仙的故事,《客》曲實非蓮仙所作,證據是蓮仙編有四冊《遊戲文章》,當中並無一字提及《客途秋恨》;但真正作者是誰,已無可考,估計是出現於第二次鴉片戰爭時期,許多人視之為情歌,實為咒罵鴉片戰爭的歌曲。曲中有云:「請纓未遂終軍志,駟馬難揚祖逖鞭。只學得龜年歌調唐宮譜,遊戲文章賤賣錢。只望裴航玉杵諧心願,藍橋踐約去訪神仙,廣寒宮殿無關鎖,何愁好月不團圓。點想滄溟鼎沸鯨鯢變,妖氛漫海動烽煙。是以關山咫尺成千里,縱有雁札魚書總杳然。又聽得羽書馳諜報,都話干戈撩亂擾亂江村。嗰啲崑山玉石也遭焚燬,將似避秦男女入桃源……」說的正是英艦一八五七年十二月炮轟廣州城的歷史。古本《客途秋恨》以瞽師鍾德唱得最動人。古本開頭是:「孤舟空寂,晚景涼天,斜倚蓬窗思悄然。」今本改為:「涼風有信,秋月無邊,虧我思嬌情結,好比度日如年。小生繆艮,蓮仙字……」是為了遷就戲曲在舞台上演唱,開頭便加了一段「自報家門」。

書中也提到杜煥的鹹濕歌,最淫的叫《陳二叔》,說的是妓女「姣出水」,因思春叫女傭去找男人回來,女傭便去找了陳二叔,全曲就是唱陳二叔與姣出水在牀上的情景。杜煥說此曲絕不能唱給女人聽,且唱一次會折一次福。他一生只唱過兩回,都在戰時,餓得沒飯吃,為了救命才唱。七十年代,美國匹茲堡大學來港研究香港的民間說唱文學,曾跟杜煥作了三十多天的錄音訪問,當時杜煥就唱了第三次《陳二叔》。此本現藏於該大學的音樂圖書館內,已為孤本,魯金曾聽過,說是用「板眼」來唱的。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讀書雜記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 則回應給 南音

  1. 闗平 說:

    匹大荣鸿曾教授的杜煥南音錄音已在幾年前由中大音乐系出版CD,各大書店和音影店或可找到。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