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詩

陸離跟其臉友愛玩「油詩」,我甚少參與,一來我不擅此道,都說詩有別腸,我就是欠缺那條腸;二來,我看其他人的應和未免隨意了些,挑戰性不大,也就不夠好玩。

近日陸離又寫了一首

才下心頭又上眉,
妖絲纒繞心路崎。
狂粉痴囈結難解,
苦了琪來更苦離。

陸離不久前曾在我處留言,我才畧知此詩本事。原來她「三四十年來一直受一個兇巴巴的人欺凌」,她都選擇沉默,最近那人竟到FB踩場,令她大為困擾。我便叫她,何必跟其糾纏,封鎖之可也,眼不見為淨。但各人性格不同,各有難唸的經,我這局外人以為好的方法於她可能行不通。

她的臉友紛紛和詩,我覺得香山亞黃的最有意思:

日日醒來喜上眉,
癮到何愁心路崎。
有結但憑文字解,
笑煞琪來樂煞離。

我一時手癢,也胡謅了幾句:

何必鎮日斂愁眉,
放開懷抱心無崎。
妖魅封之憂能解,
樂了琪來樂了離。

首句我本來用「鎖愁眉」,但覺得「鎖」字音調不夠好,便改為「斂」字。

誰知陸離看了,又來一首

黛玉顰顰深鎖眉,
港施效顰崎上崎。
展展斂斂蹙難解,
傷了琪來又傷離。

(陸離回和眾友,
特別馬吉+香山亞黃,
──靈感來自馬吉最新和應詩:
1. 特別「斂」字,
2. 再次依古例貼尾字。
──(好玩…)

此詩用了黛玉多愁的「典」,還化用了她的小字「顰兒」,既鎖眉「顰顰」,也港施(香港東施)「效顰」,甚妙。和詩如果也「用典」,且要是紅樓夢的典,再加上第三句也須用疊字、第四句要嵌入(石)琪與陸(離)的名字,真是非常考工夫,但多設了限制,遊戲便好玩了。

和詩我一時還未想到,陸離卻說要去睡了。此時是早上五時多,我剛起牀,她卻要去睡,各自的日夜顛倒,也反映各自的性格不同,煞是有趣。忽然靈機一觸,先打油一首:

我起牀時爾去睡,
顛倒日夜亦一趣。
世間萬事多紛擾,
蓋被大眠管它去。

這仍是勸她放開懷抱的意思。此詩若用廣東話唸,「睡」和「去」可以押韻,用普通話唸就不可以了。不過,既是遊戲油詩,不管了。

而我另外的和詩也有了:

寶玉展眉黛蹙眉,
喜聚喜散心各崎。
生多憂患豈盡解,
放棹湖山琪與離。

這裏也用了紅樓夢的典。林黛玉多愁,喜散不喜聚。賈寶玉大顛大肺,喜聚不喜散。兩人性格看似各走極端,但其實殊途同歸。黛玉是既然要散,當初何必相聚;寶玉則是,反正要散,何不趁機多聚──都是害怕散、害怕離別,實緣於多情,所謂「多情自古傷離別」也。

用了這典已費了九牛二虎之力,三四句勉強「步原韻」並嵌入名字,也就算了。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讀書雜記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 則回應給 油詩

  1. 小土豆 說:

    觉好玩, 也步韵一首:

    灵石何需效蹙眉,前生有业路方崎。人间到处荒唐事,颦笑修来聚与离。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