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小札(2013.10.22)

廢名

廢名:「一路多楊柳,兩人沒有一個是綠的。楊柳因她們失了顏色,行人不覺得是在樹行裏,只遠遠的來了兩個女人,──一個像豹皮,一個橘紅。漸漸走得近了,──其實你也不知道你在走路,你的耳朵裏彷彿有千人之諾諾,但來得近了。這時衣服又失了顏色,兩幅汘顏,──連幫你看這個顏面的黑頭髮你也不見!越來越明白,你又肅靜不過,斜着你的身子駛過去了。過去了你掉一掉頭,你還要掉一掉頭。但是,極目而綠,垂揚夾道!你誤了路程一般的快開你的步子了。「說些甚麼?」你問你自己。你實沒有聽見。兩幅汗顏,還是分明的,——你始於不記得照得這春光明媚的你頭上的日頭!」記得紅樓夢有一段寫賈寶玉在街上看見兩個女子乘車馳過,寶玉因沒能跟她們說上話而懊惱不已,廢名這一段有紅樓夢那樣的況味。

詩化小說

吳曉東說,有一回他與幾個同學在錢理羣指導下,研究「詩化小說」,包括:沈從文《邊城》、師陀《果園城記》、駱賓基《混沌》、蕭紅《呼蘭河傳》、馮至《伍子胥》和廢名《橋》等。而林斤瀾也說過,有北京評論家給現代作家排座次,小說排在前頭的,是「兩城一傳」,即《邊城》、《呼蘭河傳》和孫犁的《鐵木前傳》。如此看來,這幾本該都是頂尖之作。其中《橋》我看過幾頁,讀不下去;《邊城》和《呼蘭河傳》倒是讀完了,真令人低迴不已。詩人馮至我只讀過他的散文集《山水》,很有詩意;孫犁晚年的小品我很愛讀,已臻爐火純青之境,這兩位的小說自當找來看看,還有那《橋》,終有一天要跨過去的。師陀久聞大名,可惜未讀過他的書,也許便由《果園城記》開始。至於駱賓基,我翻過他的《蕭紅小傳》,書中不時攻擊別人,氣量似乎不夠,他的小說也就免了。

雋語

經濟日報大舊石推薦網上流傳的朱鎔基七段語錄(有說不是朱總的),其中一段云:「不要過分在乎身邊的人,也不要刻意去在意他人的事。在這世上,總會有人讓你悲傷、讓你嫉妒、讓你咬牙切齒。並不是他們有多壞,而是因為你太在乎。所以想心安,首先就要不在乎。你對事不在乎,它就傷害不到你;你對人不在乎,他就不會令你生氣。在乎了,你就已經輸了。甚麼都不在乎的人,才是無敵的。」我在FB貼出之後,有些人似乎對此頗為不滿,說甚麼「因在乎,便輸了,是那(哪)門子的邏輯?」又說,如果甚麼都不在乎,那不如返魏晋寫駢文啦。他們似乎又看漏了眼,不是說凡事不在乎,而是說「太在乎」,重點在一個「太」字,過猶不及也。不過,即使沒有看漏,各人性格不同,一些不合己意的言論,唔啱聽,就點都聽唔入耳。即使明白了那道理,也因為「性格不合」,很難實行,的確知易行難。我倒是頗buy朱總這一套。以前我也很執着的,自從做了心臟手術之後,似乎有點看破了,才漸漸放得開。放開之後,人果然活得舒暢得多,於是知道,執不執在乎一念而已。世上總有人瞧你不順眼,要針對你、打擊你,對此實不必太在乎,你太在乎,就真的輸了;你不在乎,或顯得𣎴在乎,他們便莫奈你何。

另一段也很精境:「愛人是路,朋友是樹,人生只有一條路,一條路上多棵樹,有錢的時候別迷路,缺錢的時候靠靠樹,幸福的時候莫忘路,休息的時候澆澆樹。」但這也關乎性格,有些人就是愛走岔路,走不同的路,也喜歡多樹多花多草;有些人卻只會一條路走到底,路旁有甚麼風景也不大理會。所以,仍是知易行難。

Advertisements
本篇發表於 讀書雜記。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