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贈券


小時候不知何故,給寄養在姑母家,弟妹則在爸媽家,甚少見面,我一個人自己跟自己玩,常感寂寞。不高興的時候,沒處發洩,便砍頭埋牆,今天終日頭痛,人又short short地,實其來有自。後來做了心臟手術,復遇上通達的發嫂嫂,才漸漸開朗起來,變得稍為正常,只是每逢月圓之夜,頭痛起來……

姑母因為沒有生養,故懷疑姑丈有外遇,兩人一見面就吵架,令我不勝其煩,有次我看見姑丈偷偷把剪刀藏在身後,還嚇得哭了起來。不過姑丈倒是待我好。姑母心情不佳,動輒罵我出氣,姑丈卻從不罵我。他不常回來,然而每趟回來,都會給我一些小禮物,例如戲院贈券。他在西環菜欄做苦力,好像真是「有力人士」,不時會拿到戲院贈券,除了太平,還有高陞的。兩間戲院那時也會上演大戲,那太平戲院的舞臺,兩邊還鑲了幅很長的對聯,記憶中是嵌入了太平兩個字的。上網搜查一下,果然不錯:「太古衣冠做出戲假情真藉此堪作人懲勸 平臺歌舞動謂曲高和寡無非欲駭俗見聞」。

我喜歡看漫畫,有一天姑丈趁姑母不在,偷偷跑回來看我。我告訴他新漫畫出版了,他行動不便,也連忙一拐一拐的拖我到街角報攤買了。回家後我一邊看漫畫,他就煮豉油蝦,然後兩人分吃,感覺十分溫馨。姑丈其後腦溢血去世,葬在和合石,大人都有帶我去拜祭,過幾年遷到骨灰龕,不知怎的,大人就沒再帶我去。姑母許多年後才去世,我至今仍會去拜祭她。拜祭時我常會想起姑丈,不知葬在何方,魂歸何處,心裏一陣悵惘。

姑丈給我的戲院贈券我都用完即棄,但有一張太平戲院的完全沒有用,當時好像是姑丈剛去世,特意留下來作個紀念,便保存至今。

後記

此文在FB貼出後,有好心臉友建議我可向有關當局查詢姑丈安葬的資料,一來那是數十年前的事,二來我也不知道姑丈的完整姓名,他姓名平時用兩個字,但真正是有三個字的,另一個是甚麼字,我也記不清。況且,他的姓名普通,同名同姓的恐怕不少,人海茫茫,鬼海更茫茫,愈發難找了。而這姑丈其實不是親姑丈,他那邊的人亦已七零八落,早失去聯絡,要問也無從。當然,真要找的話,也不是全無辦法,不過可能要花莫大氣力,我今天亦已上了年紀,精力大不如前,難再奔波了。有時自我辯解,拜祭與否只是形式,反而「常在心中」,也就夠了。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讀書雜記.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