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小札(2013.11.03)

金先生

揚之水說跟金先生通電話:「老先生真是健談,在電話裏好像都關不住閘,他說,他曾經有一次同友人一氣聊了二十個小時,不吃不睡。怪道有人對他說:你一離開這兒,讓人覺得北京好像少了半個城。」揚之水說,雋語也。(2013.10.27)

*************

揚之水說起與金先生通電話,我起初以為是金性堯,後經魚頭叔叔糾正,方知是金克木。我倒想起徐志摩林徽因都叫他老金的金岳霖,他有一回打電話給陶孟和,接線生問他哪位,他硬是記不起自己姓甚名誰,轉頭問東洋車伕,車伕也不知道,只知道人家都叫他金博士,他這才「找回了自己」。(2013.11.03)

政治

夏宇:「只要有一個人/沒有醒來大家就全部/活在他的夢裏」。這幾句其實很政治,有點魯迅鐵屋子的味道。(2013.10.29)

累贅

王偉明訪問綠原:「打自一九三九年向《七月》雜誌投寄一首習作遭胡風先生退回算起,您從事詩歌創作已有六十年。」綠原卻說不如說他「六十年前開始寫詩」更為確切,因為當中有許多年不但不能寫詩,也沒有心情讀詩,所謂「六十年的創作生涯」,該打個對折才是。我則覺得「從事⋯⋯」未免累贅,乾脆說「寫詩已有六十年」,豈不簡潔些。(2013.10.29)

阿壠

詩人阿壠,本名陳守梅,又名陳亦門,另有筆名S•M等,受胡風案牽連,關押十年後才宣判十二年徒刑。他向監獄負責人寫信,為一案同人和自己申辯,說:「可以被壓碎,決不被壓服。」最後瘐死獄中。(2013.10.29)

葱油餅

書友說他有朋友愛畫抽象油畫,邀他去觀賞。他嚼着朋友的葱油餅,看了半天看不出甚麼苗頭,只好支支吾吾:「畫,真是不能解釋的東西,也是不能吃的東西,畫,是用心靈感受的東西,最重要是,畫,是可以高價出售的東西。」

我倒想起陳四益寫過篇文章,說一個人愛作歪詩,有一回請了個老詩人去評詩。老詩人大概也愛吃葱油餅,人也圓通。他瞇着眼讀了好一會,葱油餅也吃得差不多了,最後抹了抹嘴,一語定評:「賢棣的詩做得真用心。」賓主盡歡而散。

(2013.10.30)

讀《南海潘新安先生草堂詩緣翰墨選輯》胡謅四句

庭前華發歲痕新
翠鳥殷勤為誰吟
懶起梳頭憐樹影
驛邊亭外少行人

(2013.10.31)

不通

有在大學教文學創作的導師說,改學生作業時,本來是改創作的,卻變成改語文,文筆通順的,一個都沒有。導師於是慨嘆:香港學生的中文真是愈來愈差了。第一,很高興導師也像我一樣,用「愈來愈……」,而不是「越來越……」。第二,嘿嘿,今日許多所謂名家,寫的東西何嘗不是狗屁不通。(2013.11.01)

揚之水

揚之水女史這一段直可當筆記小說讀。(2013.11.01)


陶朱公

金開誠這一段很有意思,陶朱公果真厲害;還有個張良,成就大業,能屈能伸,能進能退,也很了不起。(2013.11.03)


用人

金開誠說最大的用人不當,不是用別人,而是用自己,即是沒有自知之明,又剛愎自用,明明不適合經商,偏要下海,明明不適合做官,偏要入仕,明明不適合唱歌演戲,偏要當歌星影星,最終誤了半生。老子說,「自知者明」、「自勝者強」,但世上又有多少人做到?(2013.11.03)

廣告
本篇發表於 讀書雜記。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