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遠的《跳虱》


素葉替淮遠出過幾種書,都是散文集,第一本是《鸚鵡韆鞦》,一九七九年三月初版,這亦是他第一本書。他其實也是詩人,早期素葉文學叢書在書末通常有個書目,列出已出版及即將出版的書,即將出版的我便見過有淮遠散文集《浴室雞籠》、詩集《跳虱》,還有小思論文集、惟得小說集等,可惜都沒有下文。

《跳虱》倒是出版了的,但不是素葉,而是自費出版,且為非賣品。我曾就此請教關夢南,他說,素葉的書大部分是作者掏腰包,詩集幾乎賣不出去,故只有節約些,少印些,由自己出,分送朋友;又說:「此書好像只印二百本,流傳不廣,卻是歷史性的一本詩集。」他認為短詩以覃權和淮遠寫得較佳,而淮遠更為優勝。二O一一年七月香港書展,淮遠到場身說法,也說到《跳虱》,原來它得以出版,全憑「打心口」央紙商送紙、印刷廠免費付印,因此不能販賣圖利,有負朋友。它除了贈送友人,據書友報料,亦有在書店,如已結業的東岸書店寄賣;淮遠有時到寫作坊談詩,也會拿來送給學員。


就在淮遠現身說法之前不久,臺灣茉莉二手書店上拍了鄭樹森的《遠方好像有歌聲》。這書收錄了他的詩作與譯詩,二OOO年七月由素葉出版,當初也是非賣品;拍品是簽贈已故詩人商禽的,價錢一下子被搶高。我湊興在網誌點評此事,順帶提及《跳虱》,也就是轉述了上面關夢南那些話。誰知過了兩個月,《跳虱》赫然在臺灣奇摩拍網出現,賣家大字標題:「都說《跳虱》是不可能買得到的了!!!而今,機會來了!!!」跟着引用了我在網誌的話,甚麼「印了二百本」、「流傳不廣」等等,都特意放大了字體,連帶那書價,唉,也被放大了。

我上回請教關夢南已是一年前的事,他當時說手頭有兩本《跳虱》,難得有知音,另一本會送我。可是他接着大辦學生文藝雜誌,復整理香港新文學資料,忙得不可開交,那《跳虱》讓我望穿秋水,仍未見踪影。此時它乍現江湖,機不可失,躊躇再三,還是忍痛下標。結果識貨的只得我一人,我在沒有對手之下「高價」得標,真真作法自斃。


又過了一年,大抵關夢南工作稍定,記起了前諾,終於將書寄來,還找淮遠簽了個大名。這稀世珍本我竟無端有了兩本,確實不可思議,或許甚麼時候,當仿傚關夢南,把複本轉贈有緣人才好。

(刊《聲韻》詩雙月刊二O一三年十月)

廣告
本篇發表於 購書瑣記 並標籤為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