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孽

可能是受油友影響,近來愛作歪詩,有的以前貼過,且集中於此。

夕陽徐西下,臨窗瀉清溪。飛鳥碧空盡,雲高山自低。

夢中尿急,卻做起詩來,曰:「臨窗瀉清溪」。瀉清溪者,放水也。起來遂續成全詩。

(2013.06.08)

端午

年年佳節賀端陽,屈子沉江為國殤,愛國今成過街鼠,乾坤未淨枉忠良。

(2013.06.12)

和陸離才下眉頭

何必鎮日斂愁眉,放開懷抱心無崎。妖魅封之憂能解,樂了琪來樂了離。

首句原作「鎖愁眉」,後易鎖為斂。末句離指陸離,琪即其夫婿石琪。

(2013.09.28)

才下眉頭
陸離

才下心頭又上眉,妖絲纒繞心路崎。狂粉痴囈結難解,苦了琪來更苦離。

深鎖眉
陸離

黛玉顰顰深鎖眉,港施效顰崎上崎。展展斂斂蹙難解,傷了琪來又傷離。

(陸離回和眾友,特別馬吉+香山亞黃,──靈感來自馬吉最新和應詩,特別「斂」字。)

和陸離深鎖眉

寶玉展眉黛蹙眉,喜聚喜散心各崎。生多憂患豈盡解,放棹湖山琪與離。

林黛玉多愁,喜散不喜聚。賈寶玉大顛大肺,喜聚不喜散。兩人性格看似各走極端,但其實殊途同歸。黛玉是既然要散,當初何必相聚;寶玉則是,反正要散,何不趁機多聚──都是害怕散、害怕離別,實緣於多情,所謂「多情自古傷離別」也。

(2013.09.28)

讀潘新安《小山艸堂詩稾》

扁舟從此逝,不敢怨東風。

其意思勉強可解釋為:我走啦,唔理你啦,但係都唔怪你,你就繼續亂吹啦。那「東風」疑該改作「北風」或「罡風」,但「東風」似乎更有詩意。有臉友說,東風在古詩中其實也不是好東西,如「剗地東風欺客夢」、「東風惡,歡情薄」等。

(2013.10.08)

讀《南海潘新安先生草堂詩緣翰墨選輯》胡謅四句

庭前華發歲痕新,翠鳥殷勤為誰吟。懶起梳頭憐樹影,驛邊亭外少行人。

這首純粹堆砌,意義不大,也算是一種練習吧。

(2013.10.31)

妖孽

胡言信口成慣例,指鹿為驢散歪風。從來濁世多妖孽,水晏河清問蒼穹。

有臉友留言說「字字千金」,實在過獎。但我確曾推敲過的,原來是:「順口開河成慣例,指鹿為馬蔚為風。從來濁世多妖孽,水晏河清問蒼穹。」為了避免字眼犯重和使音調和諧些,才改成這樣子。

(2013.11.15)

懷舊

往昔未必好,今卻懷舊多。眼前無歡趣,來日恐更苛。

懷舊的人愈來愈多,都說前朝如何的好,其實他們都沒有怎麼經歷過,除了不滿當前,更由於看不見前景也。

(2013.11.16)

Advertisements
本篇發表於 讀書雜記。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