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教授散書


我沒有微博,但幾天前已有有心的書友給我轉來微博的訊息,說某「文史老教授」藏書散出,有一萬冊,將於甚麼時日在甚麼地方開售。我一來對學術書籍沒有興趣,二來一萬冊,想想也覺恐怖,便沒有去。後來才得悉老教授就是何廣棪。這位何教授,抱歉我孤陋寡聞,並不認識。上網搜查一下,知道他一九四O年出生,專長是中國文學、中國文獻學和中國學術史。豆瓣列出他好幾種著作,有《陳振孫之生平及其著述研究》、《碩堂文存四編》、《碩堂文存五編》等。

教授賣書的消息傳開,漸漸也多了些報導,像馬家輝就專程跑了一趟,並因淘到李敖的文星舊版而沾沾自喜。不過,馬博士說「香港幾乎全無舊書店」,這話不大準確。我雖足不出戶,買書主要靠網購,但知道香港仍有不少舊書店,像兩大店新亞和神州,還有摩羅街一帶,都是書迷──不止是香港的,也是大陸的──好去處。當然,像這樣有上萬本讓你挑,且聽說頗價廉,就真的機會難逢。另外,有位何教授的學生在臉書發了帖子,回憶舊事,相當感人。由於此文設定為不公開,不能在這裏轉貼,但不妨轉述一二。那位同學曾在樹仁上過何教授一個學期的課,何教授是他尊敬的三位老師之一。教授師承饒宗頤、羅香林,學問淵博,上課教的是史學,卻「旁及文學、小學,又聊及學界掌故,針砭時事,批評當政者,所授非止於學問,而為做人處世,是為讀古書者所應效之德操。」可惜,後來因「學校行政問題」而沒有再任教。馬博士已形容那散書的地方頗為陰森,像個墳場,這個同學則說得更為悲涼:「藏書聚書本為難事,為藏書者之心血。今日只見老師心血置於地上,任人亂翻,實在傷心,也想及他日自己所藏書籍的去向。財力有限,只挑了二十來本,請老師在一本上替我簽名題字,以作留念。」咦,原來教授還親自坐鎮呢,不為淘書,只為去瞻仰瞻仰,也是值得的。

銷售期到十二月一日止,各位書友不妨去看看呀。


(圖片來自Linda Pun臉書二O一三年十一月廿一日)

附錄:

從書堆裏跳出來
馬家輝

只賣不送,始會珍惜。這是處理舊書的良好取態。暗望此風可長,人人有樣學樣,讓書本流通民間而重生復活。

近日即有一例。

三天前在微博看見這段訊息﹕「文史老教授藏書數十年,一萬本早期學術書籍,委託在下尋找新主人,由十一月十九日至十二月一日,每天十二點到五點,在某區某地割價求售。」

平日看見有意思的微博,立即轉發分享,但這回很自私,偏不轉,擔心引發太多愛書人前來競爭,而且還厚着臉皮發信追問有沒有預展,像許多畫展一樣,可讓「VIP買家」先睹為快先購為樂。對方回信道,沒有,公平公正,來買就是。

於是在十九日的中午十二點半,下課後,急急忙忙把車開到長沙灣某工廠大廈門前,連午飯亦沒吃,講完三小時課,忍着疲累和肚餓,把車亂泊在路邊,衝上樓,唯恐執輸,只為執書。

場地是工廠大廈七樓的迷你倉,搭乘昏暗的電梯,緩慢而侷促,我便更心急了,像趕赴一場約會,擔心好書都被搶走了,好久沒有這樣快樂的焦灼感受,香港幾乎已經全無舊書店了,沒法享受淘書之樂,到中國大陸時又忙於吃喝應酬或交座談,沒時間淘書,萬料不到在這城市的午間能遇此樂。

電梯吱吱呀呀地搖晃上升,終於到了,出門後轉右到另一道門前,推開,滿目盡是橫橫豎豎的格子貨櫃,由地面堆疊到天花板,格門外都上了鎖,燈光甚暗,是慘白的老式光管,不知何故,地上鋪滿鬆鬆的木板或膠板,走在上面總覺腳步不穩,心裏遂更不踏實,冒起了一股淒涼的陰森,彷彿走在醫院甚至墓園,一格格是停屍間或墓碑,裏面躺死人或骨灰。忽然覺得,如果把辛辛苦苦收藏多年的書塞放在這些格子裏,非常對不起它們,倒不如真的能賣就賣,賣不出的,無奈才送,好過它們在這裏被判處無期徒刑,又像木乃伊般等待後人發挖。

穿越格子走道後,又來到一道門前,推門而進,是很大的房間,地上雜亂無章地堆放着大大小小的書,一位老先生和一位女士坐在旁邊收錢,應是書的主人了。現場只有三四位選書者,我鬆了一口氣,不擔心搶書,可以慢慢看慢慢揀。而當我走前,迎面遇上的放在書堆最上面的竟然是李敖的《歷史與人像》,四十年前的台灣文星版本,我的天,彷彿它因為知道我來了而自動從數千本書裏跳出來,唯恐我瞧不見。

人書緣份,沒有最奇,只有更奇。

明報二O一三年十一月廿三日)

何廣棪教授:我不是藏書家【文、圖/許驥 編輯/袁兆昌】


學者開倉賣書 書迷工廈尋寶

一個只有200多名粉絲的帳號,

一條微博竟被轉發了近4000次。

為什麼?因為這條微博是由一位來自香港的教授,

說要準備散盡自己的150箱過萬本藏書,

惠澤有緣讀書人,呼籲在香港的愛書人千萬不要錯過。

此舉引來兩岸三地愛書人的關注,奔走相告。

聽說北京藏書家史航,甚至託在香港的朋友前去淘書。

這些書的主人,是現任新亞研究所和樹仁大學中國語言文學教授何廣棪。這逾萬本書,都是何廣棪畢生親自購買並閱讀過的。正是憑藉這些書,使他成為在文獻學、目錄學方面的知名學者。現在,他要讓知識流傳。

世界小,讀書人的世界更小。那天下午,來到位於長沙灣的迷你倉,恰巧香港作家、詩人廖偉棠也在這裏。雖然是工作日,但仍有不約而同前來的幾個年輕人在挑書,大家幾乎全部都是從微博獲知消息。散發着淡淡樟腦香氣的書籍,把大家吸引到這裏。從書的種類看,以人文為主,也頗龐雜,經史子集無所不包。來買書的,不少是學生以及文化工作者,看得出都是行家,各取所需。

一個越南華僑的故事

何廣棪出生於1940年,是越南華僑,祖父輩在清末光緒年間就去往越南,他在西貢(胡志明市)長大。在越南時,何廣棪就愛讀古文。他說,那時候越南華人稍微有能力的,都教授子女念古文,認為是上流社會的語言。何廣棪的父親,又於家中教他讀《古文觀止》。學習刻苦的他,還報讀夜校學古文。

20世紀中葉的越南不太平。1955年,吳廷琰在西貢發動政變,建立越南共和國。這年,持續長達20年之久的越南戰爭正式爆發。1956年,為了逃避戰火,何廣棪隻身乘船,來到香港,投靠住在北角的表姨。他的父母,也於稍後抵港,何家開始在香港落地生根。

因為來不及把存放在越南的書帶過來,剛來香港的時候,何廣棪到處找書看。他在表姨家,獲得了個100平方呎左右的自由小天地,便開始跑書店買書。他說,那時候年紀小,買的都是《古文評註》一類在他看來叫做「通俗書」的書籍。當時跑得最多的,是位於皇后大道的中華書局。如果買舊書,就去實用書局和新亞書局。他和兩家書店的老闆龍良臣先生、蘇賡哲先生,都是故交。

何廣棪說:「那時候買舊書,有時候比新書還貴,因為老闆識貨,比如龍先生,一眼就知道哪本是絕版書,進貨可能50,賣出去要100,當時的賣書人真是厲害。」還有很多書店,如波文、龍門、友聯等等,幾乎沒有何廣棪沒去過的。他在每家書店都打過書釘,但每次去總要搬幾本書回來。

所以,很快小小的房間就被買回來的書給佔領了。

何廣棪認為,做學問的人必須要自己買書。他說,最起碼自己的書可以在上面做筆記,很方便。他不太喜歡用圖書館,因為常常通宵做學問,如果依賴圖書館資源,便受制於圖書館的開放時間。他說:「學問的大小與藏書多少有關。」在何廣棪看來,一個人買書才會愛書,愛書才會讀書。數十年的教學經驗告訴他,一個不買書的學生,和一個買書的學生,畢業時的學術造詣往往天壤之別。

大學時代,何廣棪主要致力於研究宋代文學。畢業後,曾經做過中學老師。然後又考入錢穆先生創辦的新亞研究所,攻讀碩士和博士學位。大量的閱讀,使何廣棪的研究方向,逐漸從文學轉向文獻學、目錄學。在研究所,何廣棪遇到了對他影響至深的國學大師饒公饒宗頤。何廣棪說,他受饒公薰陶很重,饒公在治學上給他的影響是深遠的。他與饒公的因緣,在畢業後數十年從未間斷。

饒宗頤的勸誡

1993年何廣棪赴台,在台灣華梵大學東方人文思想研究所任教。次年,饒公到台灣講學,二人見面。何廣棪跟饒公說,自己正在做關於宋代目錄學家陳振孫的研究,向台灣國家科學委員會(下稱「國科委」)申請了資助,準備寫一部「辨證」。饒公聽了,勸誡他不要做「辨證」,而應做「考證」。「辨證」與「考證」之別,前者專注找出錯謬之處,加以註解;而後者則事無鉅細,每句話皆考證,這樣對何廣棪的學問有幫助,對讀者也不無裨益。

何廣棪聽取了老師的意見,開始做考證工作。但是,按照與國科委的約定,項目必須在一年內完成。何廣棪說:「那一整年,我不眠不休,連跟人飲茶的時間也沒有。」終於,他如期把50萬字的《陳振孫之經學及其〈直齋書錄解題〉經錄考證》(下稱《考證》)完成。憑藉《考證》,何廣棪獲得教授資格。在接下來的5年時間,何廣棪又陸續完成了關於陳振孫的4本大部頭,合共逾500萬字,奠定了他在學術上的重要地位。目前,何廣棪正在進行緊張的編校工作,明年即將在台灣花木蘭文化出版社出合編本。

陳寅恪的啟示

因為愛書,何廣棪還和書有許多因緣際會。例如,他幫助「清華四大國學導師」之一的陳寅恪之兄陳隆恪,在香港出版過詩集。

何廣棪曾鑽研陳寅恪。1970年代,美國歷史教授汪榮祖從上海帶來一部手稿影印本,作者正是陳寅恪的哥哥陳隆恪。原來,是陳隆恪的女兒,在內地文革的肅殺環境中,希望出版父親的詩作。

汪榮祖冒險將手稿帶來香港,交給何廣棪。何廣棪二話不說,在自己的出版社里仁書局,為陳家印製了《同照閣詩鈔》一書。這部書,當時一共只印了300本,早已絕版。那天,被一位細心的讀者,從書堆中翻出兩本,買走,如獲至寶。何廣棪臉上,亦洋溢愉快的笑容。

從1993年到2009年,何廣棪一直在台灣任教,做過兩屆東方人文思想研究所所長。離開前,他把在香港的藏書裝箱,封存起來。轉眼16年便過去,這次是因為住了40多年的房子要裝修,心想與其這些書放着不用,莫如將書散出。其中包括不少絕版書、作家簽名本等等,一本不留。

不過,雖然擁有這麼多藏書,但何廣棪覺得自己不是藏書家,而是「用書家」。他說,在香港買書,受居住條件限制頗多,書用完後一般就裝箱處理。

這幾天,何廣棪親自坐鎮,把每本書親手交給它們的新主人。都說文物有靈,相信這些書,在等待有緣人的到來。

【Profile.何廣棪】

1940年出生,籍貫廣東鶴山,出生於越南,1956年來港,畢業於新亞研究所,為知名目錄學家。曾在台灣華梵大學東方人文思想研究所任教16年,2009年退休後回香港,現任新亞研究所和樹仁大學中國語言文學教授。代表作有《陳振孫之經學及其〈直齋書錄解題〉經錄考證》、《碩堂文存》等。何廣棪藏書頗豐,今年11月宣布散盡自己的過萬本藏書,惠澤學人,此事引起兩岸三地讀書人的廣泛關注,成為一宗文化事件。

【世紀.教授開倉賣書】

日期:即日起至12月1日
時間:每天12:00至17:00
地址:九龍長沙灣福榮街348號昌發大廈D座7字樓加利迷你倉

(原刊明報世紀版二O一三年十一月廿七日,轉貼自評台二O一三年十一月廿八日。)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購書瑣記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