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詩續談

日前提過,粵語流行曲有不少為古典詩詞配曲的,黃志華提過幾首:于粦譜的李白《清平調》、黃霑譜的聶勝瓊《鷓鴣天》(歌名《有誰知我此時情》)和顧家輝譜的岳飛《滿江紅》,它們都出現於一九八三年。更早的,我還記得有張德蘭唱張泌的《寄人》,那是麗的電視一九八O年劇集《風塵淚》的插曲,由黎小田作曲,十分動聽。我很喜歡張德蘭,如《雞公仔》、《人生於世》等,甚有廣東小調味道,這些都是她CD的熱門收錄,但《寄人》卻是少見。那時網上搜索不像今天般強大,我偏是遍搜不獲,只妹妹搜到一段錄音,惜效果不佳,不久我就弄丟了。最近因陸離、黃志華、韋然等在臉書的討論,激發我上網再找《寄人》,竟然找到,更有不同版本,YouTube真是造福世人呀。

這個版本一口氣上載了幾首,啖啖肉:


這是單獨《寄人》的版本:


對了,再古老些,尚有一首《紅豆》,譜的王維詩:


我一直有個疑問,好些粵唱詩詞,都不是照足原詞來譜曲,常會手多多,增添些「助語詞」,甚至字句,如《寄人》,便是「別夢依依『我』到『了』謝家,小廊迴合『只見那』曲欄斜,多情『似我』……」又如《紅豆》,除了中間那段,前前後後都是外加的。韋然譜的唐詩也是如此,許多時都自創新句,像他的《雲想衣裳花想容》(即《清平調》),李白原詩有三段,他只用了一段,其餘兩段均自行創作,這究竟是何緣故,是譜曲者的問題,還是廣東話入樂的問題?或是其他甚麼原因?然而于粦的《清平調》是全詩落齊的,聽來也很悅耳嘛,不過前奏和過門仍多了些原詩沒有的「啊啊、呀呀」,畢竟非「原汁原味」。這情況,似乎國語改編的較少見,小時候學校老師教唱過些國語曲,如《紅豆詞》、《滿江紅》等,基本上都是照原詞來唱的。七八十年代我也聽過些新出版的國語古典詩詞歌集,有大陸音樂人新譜的,如李白《送孟浩然之廣陵》,也有費明儀唱的古典詩詞,都沒有改動原作。我聽費明儀最深刻的一首,是黃友棣譜李後主的《清平樂》(歌名《離恨》),唱到尾段「離恨恰如如春草,漸生漸遠還生」,費明儀愈唱聲音愈低,彷彿有真有無限離愁。這曲費明儀的原唱網上找不到,只找到另一位聲樂家唱的,唱得平平,也罷。

(費明儀CD圖片來自《愛樂人 走四方》

臉書回應

Wong Chi Wah:近月來試譜了幾首,也說說小弟的經驗。小弟是傾向不改原詞也絕不另加自己的詞句的,但是有時為了某些效果,會疊用原作某個詞語。這應算是努力保持原作的面貌了。

以蘇東坡的《江城子》來說,首句處理成「十年,十年生死兩茫茫,兩茫茫」。這樣是想時間漫長及茫茫的感覺都得以加強。又如譜李清照《如夢令》,「誤入藕花深處」處理成「誤入藕花…誤入藕花深處」,則是為了讓旋律線更富律動感。

小弟見過好些大陸音樂家譜老毛的詩詞,疊用原作某個詞語的案例是不少的。

馬吉:我比較喜歡原汁原味的,像黃霑的《有誰知我此時情》和顧家輝的《滿江紅》就沒有改動原詞,其實可以做得到的。

Wong Chi Wah:幸而我也有些能原詞照譜。近日我也譜好了辛棄疾的俳諧詞《沁園春(杯汝來前)》,這麼長,只疊用了一次詞語,再努力些,或者連這唯一的疊用都可省掉。

廣告
本篇發表於 讀書雜記。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